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玉质冰姿
收起左侧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3 1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男儿有泪不轻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3 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09/14 09:06am 编辑]

                        (五)诗风抄诗
    学会建察看频道后,看别人对诗就清楚多了。进入诗风后我就对着屏幕看哪几个人在对诗,然后对着他们的名字一一建立察看频道,有时会建七八个,十几个,在屏幕下方一字排开着,哪个有诗了就看哪个。这样一来,我发现了诗风中对诗也都分“小组”的,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对诗。当时的那些人到现在大多数都记不起来了,能记起来的也就是孤峰和鬼谷子他们两个“小组”,他们是我的弟弟呀,我的眼光当然主要集中在那儿了。
    和孤峰对诗的网友我只记得两个,一个是“谁来对诗”,一个是竹君;和鬼谷子对诗的当时也只知道素手莲心和小高。
    几天没来的孤峰又来到了诗风,但我不知道他在,QQ上的头象也没亮。我进入诗风后照例在名单里看了一遍,没有他。这时,在屏幕上看见“谁来对诗”说,“孤峰为什么躲着不见人呢?”我看到后就对他说“他没在线。”“不,他在的,那个叫山水郎的就是他!”我一看号码,还真的是他,我问“那他的头象怎么不亮的?”谁来对诗告诉我,“他是隐身上网的”。
   哦,原来这样!我在QQ里给孤峰发话:“你又在下棋了?”他说:“是啊”
我说:“谁来对诗找你对诗了!”他说,“好的,叫他等一下,等我下完了这盘棋就来!”于是,我就对谁来对诗说“孤峰在下棋,他要你等一下,他下完这盘棋就来”。“好吧,”谁来对诗无可奈何的说。
    就在这时,鬼谷子、小高他们也进来了,(是不是有素手莲心?忘了)另外还有一个人的名字我记不得了,聊了几句后,他们就开始联诗了,也不知是谁出的题目:《月色》,是四言古风,他们对诗的时候我在看着,然后就拿着笔和纸一边看一边抄,全然不知道只要把它拷贝过来就行了,前几天和鬼弟说起这件事,他还在笑话我怎么会那么笨的。
                           月   色
新雨晚空,轻舟几重? 素手纤弄,月色溶溶。近岸临水,叹息流东。
载入眼帘,落英纷弄。 三国群雄,首推隆中。赤壁周郎,傲心谁懂?
压过书卷,明月与共。 千古儒将,两君意同?又惜婵娟,空守一琼。
江边新月,年年随风。 青檀云雨,睡莲花容。玄武遥望,攀月及龙。
悠悠此情,追时无穷。 落落今生,忧心谁种。怀志未酬,心可比松。
松醉江月,把酒临风。 心托纸笔,魂系冥空!歌悠千里,传笑苍穹。
鼓琴鼓瑟,悠悠我共。 且行且歌,江月痴浓。但留此赋,送与清风!
    这是我从诗风抄下来的第一首诗。反正我对诗也不懂,总是感到能写出来的就是好的。
    这时,孤峰下好了棋也来到了诗风,一进门就发了一首诗:
   
    春来初上古柳枝,清明时节鸟空啼。隔墙磬石随风化,谁人月下说相思。
    我又连忙把他抄了下来,并和他开玩笑:“喂,你在想谁啊?”他笑了:“JJ这是写诗啊,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其实,那时我想的没错,他这人确实是有故事的。孤峰的诗,我记下来的大多数都是短诗,他和人对诗好象也就是你一首我一首的,没见过他和人联过诗。他还把他以前写的一首诗发给我,说里面有网友的名字,让我猜猜有几个:
   
     昊天有成命,上帝也疯狂。谷风不知客,云汉笑苍狼。
   
    我猜了四个:昊天、谷风(我在诗风见过的),云汉和苍狼(虽没见过)应该也是的,他告诉我这四个都对,但还有一个,“还有一个?”我猜不出了“只有上帝也疯狂”没用过了,“那是叫上帝还是叫疯狂?”我问他“好象这两个名字都不怎么样啊!”他告诉我就是叫“上帝也疯狂”,并说这是他以前用的名字。
    “嘻嘻”,我笑了:“真的是够疯狂的!”
    我还抄了他其他的几着诗:
   
     廖廖夏日到诗风/欲将朱弦付尺屏/菱歌但随浮云去/且作闲词济此生 !
     一生知是且相见/莫谴飞花对春颜/此心已作灵犀动/相逢何必曾相看!
      梦中吾欲醉/乘风下翠薇/天台高且远/和曦鞭日回/长河自东起/月殿舞清辉/
    最后一首据他说真的是喝醉了酒后进诗风写的。看,那时候有多好,喝醉了酒进诗风还写诗,后来喝醉了酒进诗风可就只知道发酒疯了,这已经是后话了。
    这以后,鬼谷子还把他和素手莲心、小高联的诗发给我:
风动翠色漫山弥,暗香轻浮林涧溪。此去流霞谷十里,新竹环屋飞泉急。
流风带香回饶木,树高丛深柳莺啼。飘绕云间露沾衣,幽谷鸟携琴音奇。
春来门前桂叶亮,万树争绿燕停枝。夏月朦胧微含笑,群星璀灿合掌击。
秋叶眷风霓裳舞,累累灿黄枝头寄。冬闲坐看山雾渺,近炉煮茶香茗沏。
四季悄然无穷替,余音绕梁三友记。菇厅但会酒不离,歌赋追月月影稀。
文期会笑高谈论,暮阳勿惊悄下西。临风素手简简意,斜看流霞画谷子。
   我都把他们一一抄在笔记本上。这以后,小高有一段时间没进诗风了,鬼谷子很想他。有一天小高又来了,鬼谷子看见了很高兴,他们又在一起联诗了,那时,我好象已经学会拷贝了,就把这首诗拷贝了下来:
                     
                       重          逢
小高对鬼谷子说: 生生新梦伴云边,梦梦知友苦华年。  
鬼谷子对小高说: 犹如昨日风尘去,恍若今时窗前挂。   
小高对鬼谷子说: 挂去长绡迷千里,万字绘酒面不识。
鬼谷子对小高说: 曾几何时笔书志,斟杯巧笑山水痴。   
小高对鬼谷子说: 对酒曾欺天上月,放歌也让芳风诗。
鬼谷子对小高说: 庐中豪语日悄落,溪前醉态星渐辞。   
小高对鬼谷子说: 原是三星画长空,逢在碧月香桂中。
鬼谷子对小高说: 但得有缘千里会,诗酒妙珠醉弦弓。
    哈,这下可省力多了,不用辛辛苦苦抄了!后来我还把这首诗发给素手莲心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3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09/13 09:36pm 编辑]

    本来不打算用我的名字发的,现在给鬼弟说出来了,我想我写的就用我的名字发吧,也不知道这样好不好,总是有点不连惯的感觉,先尝试着吧,不好的话,以后再改。
   喂,鬼弟,你说用一个人名字发好还是各发各的好?
   大家也可以提提意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4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已经很公开了,那就用姐的风竹名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4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14 09:31pm 编辑]

                       (六)     诙谐有趣
    这以后,孤峰又象我刚认识时那样,天天准时出现在网上,大多数时间是在下棋,有时也进诗风和人对诗。我也照例是一进办公室就打开电脑上QQ,然后就进入诗风挂着。有时,我一边在网上查着我需要的资料,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和他在QQ里聊着,他也是一边下棋一边回答着我:
   
    楚楚:“你前几天干什么去了呀?”孤峰:“呵呵,我听你的话,找工作去了呀!:)”
    楚楚:“那有没有找到?”孤峰:“当然没找到了,要不还怎么有空到这儿来? ”
    楚楚:“是吗?我不信!”孤峰:“呵呵,真的呀,我没骗你!”
    。。。。。。
   
    他到底是干什么的呢?怎么天天有空上网而不用上班?真奇怪!也许他是大学老师,所以不用坐班?好象老师也要备课的,哪能天天有空啊?也许他是作家?刚刚写完了一部作品,所以要休息一段时间?也许?也许他是个大户,天天在家里做股票,所以不用上班?我的心里一亮,哈,肯定是的,我为我自己的这个发现而高兴。
   
    楚楚:“喂,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了!”孤峰:“真的?你说来我听听。”
    楚楚:“我说对了,你可不许赖的!”孤峰:“呵呵,当然不会了。”
    楚楚:“你是个投资证券的大户,在家里做股票的,所以有时间一边看盘一边下棋的,对吗?”孤峰:“呵呵,你真聪明,给你猜到了!”
    真的是啊!我很兴奋,给我猜到了耶!我和他开着玩笑:
    楚楚:“哈,你是个大户啊,你JJ正穷的没钱用呢,借点过来用用吧!”
    孤峰:“呵呵,好啊,你说吧,要多少?”楚楚:“不要太多,就借一千万吧!”
    孤峰:“啊?一千万?”这下他呵不出来了:“你要我倾家荡产啊?:(”
    哈哈,这时,我忍不住笑出了声。同事小周听到我在笑,就走过来问我笑什么,我给她看聊天记录,她也不禁笑了起来:“倾家荡产有一千万也很不错了!”
   楚楚:“要你倾家荡产我也不忍心,那就少一点吧,就借一百万,好吗?”
   孤峰:“喂喂,一百万也太多了,再少一点啊!”
   楚楚:“你真小气!:( 那你说吧,你肯借多少啊?”
   孤峰:“就借你一元吧!”楚楚:“啊,一元还要借?你就送给我吧!”
   孤峰:“呵呵,送你一点相思!”楚楚:“我才不要呢,相思太苦!”
   。。。。。。
   
   就这样,本来感到枯燥的上班时间,变得生动有趣了,时间也不知不觉的过得很快。又到了吃中饭的时间了。
   中午是休息时间,吃完饭大家都在一起打牌,因为人多,所以常常会有人没有位子。以前我一吃完饭就快点去把位子抢好,而现在只要有人,我就不去打牌了,几个小鬼就来打趣我,“大姐现在是迷上了网络了,不要会网恋哦!”“网恋?”我推推他们:“去去去,那是你们这种小鬼的事!我怎么会呢?我最多也就是恋网而已!”
   
    后来的事实表明,网恋,那是根本没有的事,但他送的那点相思,我好象却在不知不觉中全部接收了下来!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4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10/18 09:04pm 编辑]

                   (七)    竹苑诗心
    诗风词韵中的人越来越多了,不光是聊诗的,聊天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所以,象我这种不会聊诗的人,也敢进去和人聊天了。
    一进诗风,就常常会碰到我的弟弟妹妹们,他们一见我都会亲亲热热地招呼我:“姐姐好!”我也同样回答他们“弟弟好!”“妹妹好!”有时同时有几个人一起打招呼,使我有点应接不暇。
   
     诗风的人太多太杂,鬼谷子和素手莲心等打算另外建一个聊天室,开始取的名字好象叫什么“诗潮”?后来改名为“竹苑诗心”。出世就是我在那时认识的,他天天到诗风来拉人,为竹苑诗心作广告,有的时候干脆改名叫“拉人”,不仅到诗风拉,还到对联去拉。我是在画轴清香告诉我以后去的,到那儿一看,嗨,人还真给拉来了不少,如玉是常在那儿的,她一看见我就会甜甜地叫一声:“姐~~~~~~”然后就不知道到哪儿玩去了!鬼谷子、素手莲心、小高,也常去那儿,还有横击沧海、常笑霸天、太白、周成、文刀、大珠慧海等都是在那儿认识的。到了那儿,往往是出世组织大家写诗,他出一个题目,不限韵,有时限五或七言,有时什么也不限,随便大家写,我不会写诗,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旁边看热闹,过一会儿,就会有人先写出来了,然后就发在屏幕上,你一首,我一首的很好玩,我因为是在上班时间,我也不能老盯着屏幕看,只能把它最小化,过一会儿偷偷地看一下,以防经理突然进来时给逮住。所以,那些诗都没能录下来,真是可惜了!
    那时来的人很多,除了现在仍然经常在的那些人,不来的都已经不记得了,但有个叫“雕弓射骄阳”的却到现在依然记得,那是因为在七月的一天吧,他们出了个题目叫“骄阳”,要大家写诗,我看到有个人叫“雕弓射骄阳”,就写了首打油诗给他:
         七月骄阳红似火,农民伯伯在干活,
         要想雕弓射骄阳,又恐庄稼长不活!
   大家看了都哈哈大笑。那个雕弓射骄阳说:“啊,看来我好象应该改名字了!” 后来,他也跟着鬼弟他们叫我姐姐的,现在好象已有很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在竹苑还经常见到小高,他称鬼谷子为“鬼兄”。一般的情况下,都是鬼谷子先到的,过一会儿小高才来,他一进来就会对鬼谷子说:“鬼兄好!”有时,小高来了,鬼谷子没到,他就会找人问,“有没有见到鬼兄?”所以,有时我就和他开玩笑,问他“喂,你的鬼兄呢?”他就问我“你是谁?是不是我鬼兄的妹妹?”“才不是,”我说:“我是他姐姐!”可他开始时根本不相信。
    小高现在看到我也是一口一个姐姐的,叫的很亲热,可刚开始时却不是这样的,他几次问我,“你是不是喜欢鬼谷子,”我说“是啊,他是我弟弟嘛。”他问我“那你喜不喜欢我?我就说,“你做我弟弟我当然也会喜欢你的。”他却说:“不,我决不做你的弟弟!”我问他“不做我弟弟你做什么?总不成你做我的哥哥吧?”他说出来的话吓了我一大跳:“我要做你的情人!!!”“啊?”我的嘴巴张得老大:“你怎么想得出这种事的?我比你大啊,怎么行呢?”他说“不要紧的,我就是喜欢成熟的女性。”并公开称我为“娘子!”气得我对他破口大骂:“你这个臭小子,小心我揍S你!”他听了哈哈大笑。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他要我发照片给他看,我说我只发给我的弟弟看,不发给别人,他才肯叫我姐姐的,这一叫就一直叫到了现在。
    文刀开始时叫我和如玉为妹妹,他在我这儿说,“我问过如玉了,如玉说你比我小,你应该叫我哥哥的。”到了如玉那儿又说:“我问过楚楚了,楚楚说你比我小,你应该做我的妹妹的。”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而玉妹似乎被他骗进了,在竹苑见到我时,用悄悄话问我:“姐,你对文刀说过我比他小吗?”我说“你听那个臭小子胡说,他也在我这儿说过这话的。”原来这样,如玉才恍然大悟。直到我告诉文刀我的女儿都很大了他才相信,这以后他见了我也和小高一样,一口一个姐的,叫的很亲热。   
    后来,竹苑里的人越来越多了,我的弟弟妹妹们也都有了弟弟妹妹了,所以,理所当然的,我也成了他们的姐姐了。孤峰有时也会上竹苑来,但他却始终没有能溶入竹苑这个大家庭,所以,竹苑里知道他的人很少。

     网络真是个奇妙的东东,那么多从来就不认识、也没见过面的人,却能够通过它聚在一起,象兄弟姐妹一样亲亲热热,有情有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5 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20 08:05pm 编辑]

                 (八)      温馨小屋
   进入聊天室聊天,要比QQ上速度快,所以,在孤峰不下棋时,我们也常常到诗风去聊天。他从来不问我是干什么的,是我主动告诉他我在一个投资咨询公司工作,我所在的部门是代客理财部,就是专门帮客户进行证券投资的,并询问他的投资情况:
楚楚:“你最近买了点什么股票啊?”孤峰:“啊?”想不到他会张口结舌:““这。。。。”咦,怎么了?他是不是不愿意说啊?“怎么,还对我保密啊?”
孤峰:“呵呵,你还真的相信我是大户啊,那是我骗你的!”
楚楚:“啊,你骗我的?为什么?”孤峰:“呵呵,那是你自己说的呀,又不是我说的。”
想想也是的,这本来就是我的猜想而已。楚楚:“那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孤峰:“呵呵,和你说实话吧,我是商人,前一段时间正好刚刚做好一笔生意,所以最近有空,过几天又要忙了。”原来是这样的!
楚楚:“那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孤峰:“呵呵,暂时保密!”
楚楚:“干嘛,怕我和你抢生意啊?”孤峰:“呵呵,就是的。”
   
    这以后,他又有好几天没上网了,有时是下午三点多钟会上来看一下,有时是中午的时候来一会,下棋的时间没有了,只是到诗风里看看,我见了就和他聊一会儿。我知道他已经结婚了,且有了一个很可爱的女儿,已经有六岁了。 我暗暗地留心过,我基本上每星期会在诗风碰到他两到三次,(这样的情况大约维持了近三个月)如果有朋友和他对诗,他就去对诗,我在旁边看着,还把他的诗给录下来,没人对诗的时候,他就和我聊聊天:
孤峰:“你上网有多少时间了?”楚楚:“没几天,认识你的时候,大概是我上网的第五天吧!”
孤峰:“哦,那你是新网民,我上网都有两年多了!”
    我看了看他的号码,是七位数的,嗯, 好象是比较前面的。我和他开玩笑:
楚楚:“那你有没有网上恋人啊?”他笑了:“呵呵,有啊!”
楚楚:“那么有几个?”孤峰:“呵呵,网上的只有一个!”
楚楚:“网上的只有一个,那是不是网下的有好几个啊?”
孤峰:“呵呵,是啊!”楚楚:“那网下有几个呢?”
孤峰:“本来有三个,现在只有一个了!”楚楚:“嘻嘻,还有两个呢,是不是跟人私奔了啊?”孤峰:“呵呵,是啊!”
“哈哈哈,真好玩!”
    这天下午四点多钟,孤峰又上线了。我在诗风里和他打招呼:“弟弟好!”
孤峰:“JJ,我不好啊!”楚楚:“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这时,屏幕上有好几个人找我说话,也有人找他说话的,使我们不得不分心应付别人。他就说“我们自己去建个聊天室吧,清静点。”我说“好啊,建在哪里?”
他说“到自建十八吧,就叫《小屋》”。我说“好吧,我去建,你一会儿过来。”
    于是,我到自建十八里用《小屋》的名字建了一个聊天室,过一会儿他也进来了,为了怕人打扰,我就把它锁住了,这下好了,没人来打扰了。
楚楚:“快说啊,你怎么不好了?”孤峰:“JJ我病了!”
我吓了一跳:“什么病啊,重不重啊,有没有到医院里去看过?”
孤峰:“百十种病,相思难解!”楚楚:“啊?在想谁啊,要不要我帮忙?”
孤峰:“呵呵,想你呀,JJ!”楚楚:“想我?想我干嘛,我不是在这吗?”
孤峰:“JJ,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很俗气的问题啊?”
楚楚:“很俗气的问题?什么问题?”孤峰:“问了你可不要生气哦?”
楚楚:“生气?不至于吧?你问吧。”孤峰:“JJ,你长得漂亮吗?”
    啊,什么东东,问这种问题!
楚楚:“不漂亮!你不是知道网上无美女吗?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
孤峰:“不,我想象你一定是很漂亮的!”楚楚:“你这个小色鬼,又不是找情人,找JJ还要挑漂亮的啊!”孤峰:“呵呵!”
楚楚:“对了,你的网上恋人呢,她叫什么名字?你们还来往吗?”
孤峰:“她叫依依倩影,早就不来往了!”楚楚:“为什么?”
孤峰:“JJ你别问了,好吗?”楚楚:“好吧,不问就不问。”
孤峰:“JJ,你想不想看看我啊?”楚楚:“看你?不想,你有什么好看的。”
孤峰:“呵呵,是啊,我长得很丑,和电影里的卡西摩多一样。”
楚楚:“嘻嘻,你长得丑不丑有什么关系?你是我弟弟耶,我又不会嫌你,哪象你,小色鬼,找JJ还想要找漂亮的。”
孤峰:“JJ,我来看你好吗?我想见你!”楚楚:“见我干嘛?有什么事?”
孤峰:“和你说话呀。”楚楚:“不好,你到底是做什么的都不肯告诉我,还要见我?”
孤峰:“呵呵,告诉你就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我自己开了一家小公司,如此而已!”楚楚:“嘻嘻,老板啊,失敬失敬,是什么公司啊?”
孤峰:“是房地产公司。”楚楚:“啊,房地产现在红火的不得了,看来我向你借钱是找对人了!”孤峰:“好啊,你说吧,要多少,不用借,我送给你!”
   虽然,我知道他说的是玩笑话,但我的心里还是热呼呼的:“谢谢你,从来就没人说过要送我钱的。”
     
     “相逢情便深,恨不相逢早!”就这样,小屋里充满了温馨,我们在这小屋里整整聊了两个多小时。
孤峰:“JJ,如果有来世,我再去找你好吗?”楚楚:“来世?找我?找我干嘛?再找我做姐姐啊?” 孤峰:“笨笨,找你做妻子啊!”楚楚:“我呸你,不正经!”
孤峰:“哈哈哈,你还真‘配’我呢!”   
    …………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话和他说?”我在问着自己,似乎从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那是谁呢,也老是这么乐呵呵的?我们在一起也是有着说不完的话?这种熟悉的感觉又在我心底升起,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脑中浮现。。。。。。。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5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你最好把对方的甜言蜜语当成一杯鲜橙汁,但你不要以为它一千年、一万年不会变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5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几度风风雨雨
        几度聚散匆匆
        不曾珍惜的相聚
        不曾挽留的分离
        熟悉过多少陌生的容颜
        陌生过多少熟悉的相遇
        人生  就是随起随落的波浪
        哪里有风~
        它就在哪里远行匆匆
        哪里无风~
        哪里就是它的故乡~
                  ----风雨流年(王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5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下面引用由何去何从2002/09/15 09:04am 发表的内容:
    你最好把对方的甜言蜜语当成一杯鲜橙汁,但你不要以为它一千年、一万年不会变质~
  谢谢你——谢谢你的关心,谢谢你的提醒!

  唉,除了谢谢,我还能对你说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5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话,也不仅只对你而说的~
     网络,近乎飘渺的虚幻,真实如你,怎能不受伤?
     
     默默的告诉自己,自己努力维持的这一份云淡风清的友谊,没有错,也不会错。
     
     就如同一杯橙汁,你能要求它永远新鲜吗?
     所以,伤害自己的,不是别人,是自己。包括我。
     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5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何去何从在 2002/09/15 10:41am 编辑]

     若不是秋水长天的意念,若不是云淡风清的从容,若不是风起云涌的执着,或许,人们会沿着路标走下去。大路走尽,干脆再让夕阳涂抹小路;船到桥头,索性就让秋风吹落桅杆~
     可是,生命中总有一些不经心的邂逅,会深入骨髓,从此,也便有了永远也结束不了的心情~
     而在生命的配方中,你可以看出,我是一个蹩脚的巫师。在生命中加糖,加茶,加红加绿加褚石,于是,就形成了难以一饮而尽的一杯。没有人愿意与我分食,即便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5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下面引用由玉质冰姿2002/09/15 11:49am 发表的内容:
多么熟悉的语句,我知道你是从哪里摘来!。。。。。。
    摘??不,心声.
    这, 正是我想说的话.
    无人,无人愿意与我分食. 玉质应该明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6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6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18 07:36pm 编辑]

                        (九)  往事入梦
    小屋的温馨依然在心头萦绕着,可是,QQ里孤峰的头象却又有很久没亮了。我照例是每天一进公司就上QQ,然后就进入诗风傻傻地等着,一天、两天、三天,一星期、两星期、三星期,仍然没见他的踪影,他好象一下子就从网上蒸发了。
    夜,已经很深了,四周早已是一片静悄悄的了。我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的难以入睡,回想着与孤峰相识至今的点点滴滴:网络虚幻,网上是不是真有孤峰这个人?也许,以前的种种只不过是我的一个幻觉罢了?然而,那聊天记录里的文字,化作了似曾相识的笑声,分明在耳边回响,往事入梦而来:
    又是九月一日开学的日子,本该读大二的我,由于生病而休学了一年,只能再重读大一,唉,没办法,我郁郁地叹了一口气,寻找着新班级的教室。正当我走到教室门口打算进去的时候,和里面出来的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我摇晃了一下,差一点摔倒。这时,一双大手及时扶住了我,一个男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呵呵,对不起,我不小心撞到你了!”“没关系的,”我站稳了脚,脸红了一下说。“哦,”他连忙把手放开了。这就是那个老是会乐呵呵的、和我同学了四年的他,由于他的名字里有个“伟”字,而那时候正好是大熊猫“伟伟”出名的时候,所以我们都戏称他“伟伟”,而他却笑呵呵地说,伟伟正是他的小名。
    在这个新班级里,我算是大姐姐了,由于我是十一月出生的,本来就晚一年读书,又加上休学了一年,所以要比一般同学大两岁,而伟伟却比一般同学早一年读书,是我们班年龄最小的一个,比我弟弟还小一岁呢,算起来我要比他大了三岁。别看他长得高高大大的,但还是一脸孩子气,因此,在我的眼里,他是个小弟弟,我们一直相处的很好,平常讨论功课,参加各种活动,他那乐呵呵的笑声,总是陪伴在我身旁。他是属于那种粗线条的男孩子,早上睡懒觉,常常都是急急忙忙地赶着上课铃声踏进教室的,所以也常常会衬衫领子不拉好,衣服皱皱巴巴的,我看见了就会诉说他几句,诸如:“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衣服还穿不好?”“你这种样子以后哪个女孩子会看上你?”等等,他总是摸摸头,呵呵地傻笑着。有时给我说急了,也会冒出来一句:“急什么,反正有你呢!”……有时,我们也会为了点小事而“吵架”,我脾气不好,说话尖刻,一生气就会不理他,可结果总是在他乐呵呵的笑声中消了气。有时我问他,:“我这么说你,你不生气啊?”他总是笑呵呵地说:“你说我好的话,我就正面理解,你说我坏的话,我就反面理解,这样,我就永远高高兴兴了。”呵,还真有阿Q精神。
    不知内情的人都以为我们在谈恋爱,连班主任老师也曾这么想过,而我们却始终没有靠近过感情的边缘。南方人有句俗语:“男大三,抱金砖,女大三,屋檐塌(南方音tan),他们家的大人是很相信这一套的。
    如果就这么顺顺利利的毕业工作,也许我们也就算是比较要好的同学罢了。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毕业设计进行到最后的阶段,大家都在忙着写论文,准备答辩,白天晚上连着干,想不到伟伟却感冒发烧了,可是由于时间很紧,他也没有到医院去看,自己买了几片退烧药吃了,只到论文答辩全部结束后,他才在我的催促下,来到了医院。一进医院,医生就叫他去验血,并要他做好住院的准备。啊?什么病这么严重,就要住院?验血单子一出来,医生马上就让他到血液科病房住院,天哪,他竟然得的是白血病!
   
    从他入院到离世,仅仅只有三个多星期!在这段时间,我几乎每天都到医院去看他,在他面前我总是强颜欢笑安慰他,他也总是乐呵呵的说,“既来之,则安之”。……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他已经是躺在床上起不来了,那天下午我去看他时,陪他的人正好有事走开了,我拿了张凳子坐在旁边,他拉着我的手说,“如果不是因为年龄的关系,在大一时我就追你了,现在我在心里一直把你当姐姐的。”泪水涌进了我的眼眶,我握紧他的手说,“是的,我也一直把你当成弟弟,你是一个好弟弟!”“呵呵,”他的脸上挂着笑容,眼中却有泪水溢出:“假如有来生,我一定会去找你,那时,我一定会比你早生几年的!”我松开了他的手,忍不住冲出病房,痛哭失声!……
               青山绿水梦中游,与君携手两心愁:
               今生无缘来生见,来生真能再聚首?
               孤风轻拂门前柳,长衣难掩明月羞。
               梦里哽咽谁能知,金鸡一啼泪双流!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6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真!
  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7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19 08:39pm 编辑]

                        (十)    相思情苦
    十多年了,这段记忆封在我的心灵深处,轻易的怎么敢去触动它?然而,记忆的尘封一经打开,思念之情滚滚而来:“伟伟,这么多年了,你好吗?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你有没有找到亲人?有没有交到朋友?没有我在你的身边,你还会是这么整天乐呵呵的吗?”多少次午夜梦回,泪湿枕巾:“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那陪伴了我四年寒窗生涯的乐呵呵的笑声,分明又化作了聊天记录上的文字:“呵呵,送你一点相思!”
    蟾光破云穿窗户,午夜梦回肠断时。始知相思情最苦,只缘无端送相思。
   
    时光在我的交替思念中流过,不知不觉地,中秋佳节到了。晚上,吃过月饼,我站在阳台上赏月,清澈的天空一碧如洗,一轮明月高挂头顶。望着这圆圆的月亮,我的心里在想着:月宫中的嫦娥是不是在跳舞庆祝中秋?吴刚是不是又捧出了桂花酒?玉兔还在不停地捣药吗?普天下的亲人在团聚,而牛郎和织女是不是仍然天各一方?那是因为已经过了七夕啊!在这同时,我也默默地思念着:远方的你是不是也正在和我一样观赏着圆圆的月亮?有没有和亲人一起团聚?月光啊,你能不能给我寄去一缕相思之情?
                               中秋望月
                    并非寻常十五夜,今宵风清月最圆。
                    吴刚捧酒笑盈盈,嫦娥舒袖舞翩翩。
                    牛郎吹笛花有泪,玉兔捣药夜无眠。
                    谁托明月寄相思,随光流转亲友间。
    …………
   
    唉,在这段时间里,QQ里孤峰的头像只亮过一回,我刚和他打招呼,他又暗了下去。我在他的QQ里发了好多话,可是,他从来就没有回答过我。他到哪儿去了呢?小屋的温馨触手可及,而他?……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往事如梦,网事如梦?
    梦入京城繁华路,寻遍京城,难觅伊去处。睡里奔波魂无助,醒来惆怅谁人诉?
    欲尽此情书屏幕,网络虚幻,总觉无凭据。多情却比无情苦,独自倚栏对月哭。
    ……………………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7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引用:
新雨晚空,轻舟几重? 素手纤弄,月色溶溶。近岸临水,叹息流东。
载入眼帘,落英纷弄。 三国群雄,首推隆中。赤壁周郎,傲心谁懂?
压过书卷,明月与共。 千古儒将,两君意同?又惜婵娟,空守一琼。
江边新月,年年随风。 青檀云雨,睡莲花容。玄武遥望,攀月及龙。
悠悠此情,追时无穷。 落落今生,忧心谁种。怀志未酬,心可比松。
松醉江月,把酒临风。 心托纸笔,魂系冥空!歌悠千里,传笑苍穹。
鼓琴鼓瑟,悠悠我共。 且行且歌,江月痴浓。但留此赋,送与清风!
是我跟素手、还有当时叫奔雷手,也就是后来的谢雨婷联写的,
也不叫〈月色〉,就〈望江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7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谢谢你,弟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8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单单~~~~~~~~~`亲爱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05018060   繁體中文 |

GMT+8, 2019-1-17 11:48 , Processed in 0.1430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