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玉质冰姿
收起左侧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8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到: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下面引用由秋天里的雪2002/09/18 10:32am 发表的内容:
单单~~~~~~~~~`亲爱的~
喂,雪儿,你该叫什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18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单单~~~~~~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19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21 09:32pm 编辑]

                     (十一)    依依倩影
    诗风仍然热热闹闹的,但对诗的人似乎少了很多,闲聊的人增加了不少。是啊,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的诗,大多数都是无聊的俗事罢了。我也仍然天天挂在诗风,没事的时候也会和人聊几句,但“无聊上网聊,越聊越无聊”啊!大多数时间就静静地挂在那儿看聊:
     一逢去岁已难忘,忝破诗书忆旧章。倩影依依人何在,碧云渺渺水自长。
     伏风老侵叹潘鬓,腊雪新翻断庚肠。百年泯灭诚谁信,常遣釉思到锦江!  

    有人往屏幕上发了首诗。“倩影依依”?好熟悉!这好象是孤峰的网上恋人的名字?我看了看发诗人的名字,却不是孤峰,而是叫“孤风长衣”的,再一看帐号也不是他的。
楚楚:“你在找人?” 孤风长衣:“呵呵,是的。”
楚楚:“那人叫倩影依依?”孤风长衣:“不是,是叫依依倩影!”
    哦,是的,我想起来了,孤峰以前说起过他的网上恋人好象就是叫这个名字的。
楚楚:“她是你的网上情人?”孤风长衣:“是的,我找了他好久了,可是没找到。”
楚楚:“你们很要好?”孤风长衣:“曾经是的,那时候,我们天天对诗——她很会写诗的,可是,后来却分手了。”
楚楚:“为什么?”孤风长衣:“都怪我不好,是我不珍惜,和她吵架,把她气走了!”
    唉,人啊人,为什么要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在手里的时候却不知道好好珍惜?!
楚楚:“你是孤峰?”孤风长衣:“不是,这儿已经没有孤峰了,他到这儿是来找人的,找不到就不再来了。”
楚楚:“孤峰+长衣=孤风长衣?”孤风长衣:“呵呵。”
    是他,真的是他,那似曾相识且又熟悉的笑声。
楚楚:“你真的不认识我?”孤风长衣:“无言中。”
    唉,我天天在挂念着他,原来他却是存心躲着不见我,怪不得那么长时间没见他,他连号码都换掉了!我心里知道他就是孤峰,但加了件“长衣”的孤峰在我眼里却是那么的陌生,“他怎么会是那个诙谐有趣的孤峰?”我看着这个名字,怎么也不能同我心目中乐呵呵的孤峰划等号。我怔怔地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以后,孤风长衣的名字也常常会在诗风出现,但他似乎很少主动和人聊天,不过,有几次我发现他一进诗风的时候就会说一声“大家好!”有时干脆是“阿嚏!”打了个大喷嚏,也不知道一个喷嚏里有多少细菌?如没人和他聊,他就一声不响的呆在那儿,我猜想大概又是下棋去了吧。
    我也曾经去接近过他,试图唤回我心目中的第一个网弟;我也曾天天帮他留心着依依倩影的名字,并通过QQ打入“依依倩影”的名字来找人,但找了几个叫依依倩影的,都不是他要找的。但所做的这些,看来都是毫无用处,他,变得越来越陌生了。
   天气渐渐地凉了,可是,我的心却比天凉的更快。这就是网络?这就是网友?这就是让我十分牵挂的网弟?真让人感到齿冷!
    网上交友知何似?有如南柯美梦中:荣华一生黄梁熟,情浓几度银屏空!
    夏末谷口风渐凉,秋深池上雨更多。往日温馨还记否,自建十八一小屋?
    连日秋雨绵绵,小屋早已是人去屋空,画栏蛛网,尽惹飞絮,何曾还留有温馨?也许,在孤峰那儿,小屋早已给龙卷风刮到爪洼国里去了,他的心中只有依依倩影?
    网络虚幻,虚幻网络!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0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很真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0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离词别赋,月满人缺,三叠阳关曲尽,故影何时还?
    漏断杯凉,衣成新恨,欲寄丹青无从,对月愁洒阳关~
    明日,又逢中秋,你在举杯邀月的时候,别忘了收获远方的一份祝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0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09/22 08:30pm 编辑]

玉质冰姿说写不下去了,所以,我写了篇“山水有梦”来凑合,可她现在写出来了,我一看应该在这前面的,所以只能把我的先删了,看什么时候再补发吧,对不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1 13:1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每个人在网络都有一番很深的感触,留下那些美好的东西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22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24 10:26pm 编辑]

                       (十二)   独自凭栏
    第一次的印象在人们的记忆中总是最深的。对于孤峰来说,我不知是他第几个网友,但他曾经说过,我是他的第一个“网姐”,不知道这“第一个”在他的心目中可留有痕迹?可是,对于我来说,他是我加的第一个好友,也是我的第一个“网弟”,我又怎能不在乎?
   
    在这段时间里,我也申请了好几个号码,并取了几个不同的网名,分别出现在诗风里。那时,面对这仍然是眼花缭乱的屏幕,我的心却感到十分孤独。我以“独自凭栏”的名字和心情进入了诗风,虽然有点心灰意冷,但还常常在那儿静静地回忆着昔日的美好时光。时近年底的一天,有人对我发了句话:“独自莫凭栏”。是啊,“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李煜的名句,千古留传,但我此时却时凭栏忆旧,心中还留有一丝温馨,于是,我回答了他:
         
    独自凭栏忆旧游,绿水青山小溪流。朝看晨曦花径照,暮观日落晚霞收。
    正在这时,我看见了孤风长衣,虽然,我知道他已不是我心目中的孤峰了,犹豫了一下,我还是随手复制给了他。
孤风长衣:“好清新的小诗,是你写的?”
独自凭栏:“是啊,不过,清新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孤风长衣:“呵呵,那么现在呢,正在独自凭栏?”
独自凭栏:“是啊,没人陪我,所以我只能独自凭栏了。”
孤风长衣:“哦,为什么?”独自凭栏:“这,还用问?你会不知道?”
孤风长衣:“???”
…………
    聪明如他,几次对话以后,不用我说,他也知道我是谁了。
孤风长衣:“唉,你这又是何苦呢?”独自凭栏:“无言中。”
    几天以后,在诗风里我们又见面了,他给我发来了一首诗:
                              
                               致独自凭栏
    岁暮游金指上穿, 吴山萧瑟楚江烟。春去已知春心冷, 秋来始觉秋韵寒。
    一曲落梅随流水, 三叠白雪过阳关。长风送客人千里, 莫自单衣苦凭栏!  
    好美的诗!好冷的情!“春心冷、秋韵寒、落梅、白雪”,阵阵寒意从中透出。
独自凭栏:“谢谢你的提醒,‘莫自单衣苦凭栏’,下次我一定多穿点衣服!”
孤风长衣:“呵呵”!”    独自凭栏:“‘长风送客人千里’,去哪儿了?”
孤风长衣:“浪迹天涯!”
   “天涯,天涯!”我牢牢地记住了这个地方。“你就是到了天涯海角,我也一定要找到你!”…………历尽千辛万苦,我终于来到了天涯。但天涯茫茫,何处有你?我发了个寻人启事:
                              天涯寻友
   廖廖夏日进诗风,与君相识偶然中。醉里吟诗风采现,笑时阔论趣味浓。
    桑下三宿亦有恋,网上六月岂无衷?网络虚幻情不虚,遍寻天涯看孤峰!
   
    “寻友?网恋?”天涯过往的人们发出了疑问。还有人取笑着“哈,你被骗了,网络上何时有真情?”…………然而,他却并没有出现。我深深地失望了,天涯没有他?不过还算好,过了几天,寻人启事有了回音,这,也算是对天涯过往人们质疑的交待吧:
         
    红尘似梦去成空,遁迹虚无浩渺中。 云雨不求邀宓姬,江川有幸遇壶公。
    凡夫桑下三朝误,佛祖莲旁一盏明。 姊弟寻诗携网乐,天涯何必唱春风!
                                                       ——孤风长衣
    “姊弟寻诗携网乐,”孤风长衣,你也会承认我是你的姐姐吗?我的眼睛湿润了。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2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唉~~~~~~~皎皎一片月,谁知故人心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3 01:06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真实!感动!!请继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3 10:2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玉质冰姿寒网络,
青丝红靥醉诗风.
虚无缱绻皆为梦,
闪烁文章本是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3 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09/24 07:40pm 编辑]

                     (十三)    山水有梦
    这以后,独自凭栏的名字我已不再用了,而是以山水梦的名字出现在诗风。那天刚进诗风,就有人给我发来了一首诗:
    山水一梦山水乡, 山水何曾山水郎 。山山水水随山水,  山水年年山水长!
    山水郎?这不是孤峰用过的名字吗?
山水梦:“你是孤峰?”山水郎:“你是?”
    我打开他的资料:孤风长衣,原来是他!
山水梦:“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
山水郎:“是你吗,JJ?”山水梦:“你还记得你有个JJ啊?”
    这时,他把名字换了回来:
孤风长衣:“呵呵,当然记得,你是我唯一的JJ嘛!”
。。。。。。
    我的心情渐渐平复。其实,对于孤峰,我何尝又有过什么奢求?对于他的那些“承诺”(虽然我曾告诫过他,做不到的事情不要乱承诺),我也只是一笑置之,难道还真的要他兑现不成?他随口说的那些玩笑话,我还能把他当真?只是因为他那似曾相识而又熟悉的笑声,触动了我记忆的尘封,使我回忆起了那不堪回首的一页。这么多年了,逝者已逝,我又怎能要求网络中的他来承担我所寄托的思念之情呢?
    当然,后来“山水梦”这个名字被我常常使用,和这个“山水郎”却是毫无关系的。那是我正在无聊之时,有人给我发了个青年文艺网杂文版的网址,我进去一看,呵,里面可真热闹,有人在里面吵架,其中吸引我的是有一个叫“一针见血”的人,写了篇东东,在拿别人的网名开涮。呵,有地方吵架?那还不好玩?其实,我这人喜欢凑热闹,且自以为属于伶牙利齿一类的,在办公室里“辩论”起来,鲜有对手,看到有这么好玩的地方,怎么能不去凑凑热闹?我一扫心头的阴影,全身心的投入到里面去了。找谁呢?哈,就找这“一针见血”吧,我写了一篇题目为《以歪对歪------歪解一针见血》的贴子,发在了青年网的杂文区,对一针见血这个名字大大的讽刺了一下。哈,这下可热闹了,有人叫好,有人暴跳,杂文区可更加热闹了。不过,说实话,我对那个一针见血还是有点佩服的,本来我以为他会对我反击,所以我也作好了准备,想不到他后来就没有出来过, 也许,他认为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也许他认为自己原先的作法也不妥当?反正使我有点象拿了块砖头高高举起时,一低头却发现失去了要砸的目标。
    不过,在青年网也交了几个朋友,首先是认了杂文版的斑竹止意为师傅,嘻,她还真的象模象样的当起师傅来了,一见我时,就会称声:“徒儿好!”我们交往了很长一段时间,可是,最近已有好久没见她了,也不知她在忙些什么?还有一个就是青年网的站长虎儿,嘻,他也做了我的弟弟,看见我就会叫我一声“姐姐好!”他还会对我说:“姐姐我好无聊!”我就对劝他早点结婚,生个小虎儿就不会无聊了。其他如踏歌而行,二泉映月,也是在那时熟悉的。对了,还有一个小跟班,那时候她认了如玉为妈妈,她说一共要认十二个妈妈,并要认我为四妈。“四”在上海话中是和“死”一个音的,上海人都很忌讳这个字的,这“四妈”不就变成了“死妈”了?所以,我随便怎么样也不肯答应,最后,小跟班也没办法,后来好象是个叫什么“猫”的做了她的四妈。不知小跟班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认到十二个妈妈?
    这时,竹苑的人丁也越来越兴旺了,年龄小一点的看到我都叫我一声姐姐。与此同时,我的弟弟妹妹们又多了好多弟弟妹妹,这中间,又数鬼谷子和如玉的弟弟妹妹最多。理所当然的,我的弟弟妹妹们也就更多了:补天,我叫他帅弟弟,从照片上看,他也却实是长得很帅的;看到熵临界,我总要问他一声“烟有没有抽完?”他总是说“还剩一半”;妙妙生,他说他的小名叫“狗狗”,所以在他生日时,我也去祝狗狗生日快乐!还有林妹妹、周文宾、寒鹤影、 雪儿、天水,等等,差不多都是在那时候认识的。还有在竹苑见过面的、聊过的和没聊过的朋友,那就更多了,虽然都是无亲无故,且大多数都是从来都没见过面的人,但通过这无形的网络,却把大家联系在了一起。这时的竹苑真象一个大家庭,家庭里的成员都亲亲热热,有情有义。
    山水有梦,网络有情!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4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山水有梦,网络有情!
真是看不得这样的心路历程,感觉很累,也很难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4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竹苑是永远的竹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4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应该都是真的。赠一联:
   玉树临风真秀色
   
   娇柔怯月更怜人

上联表 玉质冰姿
下联表 楚楚
不怕笑话  我的她也叫楚楚  是北京人。大3学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5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风竹秋韵在 2002/09/25 10:03pm 编辑]

                 (十四)    网上网下
    山水梦的名字那段时间在青年网小有名气,我的弟弟妹妹们也都来问我,那是不是我?既然这样,以后对这个名字我就用的比较多了,原来的名字却很少用了,而孤风长衣也几乎完全代替了孤峰的名字出现在诗风。
    其实,对于我来说,孤峰和孤风长衣又有什么区别?名字本来就是个符号而已,而网名更加无所谓了,随时随地可以更改,也不用到公安局备案的,我又何必要寻到天涯海角呢?想通了这些以后,在我的心目中,孤风长衣渐渐地取代了孤峰的位置,他仍然是常常来到诗风,有时是挂在那儿下棋去了,有时和人对诗时,我也照常把他的诗给录下来,有时闲下来我们也会聊几句,他也仍然会叫我一声JJ。
。。。。。。
    虽然说网络是虚幻的,可是,连在网络两端的人却是实实在在的。上网的时间长了,特别是对于交往时间较长、且又合得来的网友,往往会有点好奇,想着不知道对方会是什么样的?所以,网友互通电话,网友见面的事也屡见不鲜,这样,就把网上的虚拟世界扩展到了网下的现实世界。所有这些,对于我来说,当然也不例外了。在我一开始上网时,就不断有人要求我给他们电话号码,也有要求传照片的,在本地的几个网友,也有要求见面的,我都一概回绝了,当时我认为,网上的世界是不应该和网下的世界搅在一起的。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网友感情的加深,我原来的观念也有所改变了,所以,,我和几个好友建立了网下联系,竹苑的几个网弟网妹当然也在其中了。
    由于工作的关系,我们和客户联系用的最多的就是电话,所以,假公济私(不能给老总知道啊,要不,准得倒霉),我用公司的电话给好几个网友都打过电话。嘻,感觉很不错耶!鬼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浑厚,他唱歌一定好听;小高的声音很亲切,慢悠悠的;如玉嘛,有点一本正经的,象个老师的样子;素手莲心的声音象个小孩,开始我还以为是打错电话了呢!画轴清香则很文静,不象她在网上那么活泼;还有文刀、沧海、大珠、出世等等我都和他们通过电话,除了出世以外,他们都亲亲热热地叫我一声姐姐,嘻,好象我真的有那么多的兄弟姐妹在全国各地。出世因为以前老是称鬼谷子为前辈,我对他说,我是鬼谷子的姐姐,你要叫我阿姨的,想不到他很听话,还真的叫了,真逗!
    对于照片也是的,素妹和沧海等都把照片传给我看过,鬼谷子和小高也要求我把照片传给他们,所以,我在今年新买电脑时,不仅配备了打印机,还配了一台扫描仪,以后,我把照片一一传给了我的几个弟弟妹妹。那时候的小高,还在吵着不愿做我的弟弟,他对我说:“我好想你呀,你传张照片来吧,让我想的时候也有点你的形象,要不,什么也没有,岂不是空想?”我对他说:“什么东东,我的照片只传给弟弟妹妹的,别人一概不传,你想看照片,就得叫我姐姐”。就这样,他为了要看我的照片,只能叫我姐姐了,不过,这一点很好,他说出的话不会反悔,(虽然刚见到我照片时想反悔过,但在我一声“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话”的威肋下,也只能作罢了)这以后每次见到我都能亲亲热热地叫一声姐姐的。
    现在算算,我见过的网友也有好几个了,他们都是到我的公司里来的。可惜的是,本来我认为第一个见的网友应该是我的弟弟妹妹们的,但结果却不是,而是一个在诗风里认识的人,他正好到上海来出差,就到我们公司里来了,他大约在我们这儿坐了十几分钟,给我的感觉就好象是一个公司的客户。第二个见面的是大珠,这下感觉就大不一样了,他叫我一声姐姐,我真的感到很亲切,我们聊了很多。接下来见到的是沧海、文刀和风语云林。沧海和文刀已经是我的弟弟了,但风语云林我却从来没和他们聊过,但使我感到奇怪的是,当他们在我们公司楼下打电话上来,我下去接他们时,却是风语云林先认出我来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认出我的?呵呵,这下子人多可就执闹了,我们在一起根本就没有什么拘束,大家笑谈刚开始在网上认识的情况,他们说开始时都以为我年龄很小,我说比他们大他们根本不相信,就是在我女儿也到竹苑里和他们闹着玩时,还以为是我一个人用两个人的名字呢!只到我给他们打过电话以后才相信的。…………另外两个网友是上海的,一个是常去诗风的来来去去之,他也是我的弟弟,那时我有事到银行去工作了两个星期,他到银行来看我;另外一个是电脑公司的,说来也真巧,我们公司的网络就是他们维修的,所以,他也常到我们公司来。呵,这世界还真的很小啊!
    当然,对于未成年人来说,网上的世界不要和网下的联系起来,对于女儿,我也从来不许她和网友见面,因为小孩子难辩真假,很容易上当受骗的,所以,我和网友见面的事在家里根本就是闭口不提,免得她要跟着学样!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6 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网上有好几个沧海,请把网名写全,不然好象是我在见妹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6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鬼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浑厚,他唱歌一定好听”
单姐此言真是一语见的,这是自然的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2-9-26 1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下面引用由鬼谷子2002/09/26 12:43pm 发表的内容:
“鬼谷子的声音听起来很浑厚,他唱歌一定好听”
单姐此言真是一语见的,这是自然的了。。。。
嘻,臭美啊,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02-9-26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网络情缘(纪实小说)

[这个贴子最后由玉质冰姿在 2002/09/28 00:32am 编辑]

                   (十五)      孤风长衣
    在我所有的网友中,孤峰——也就是现在的孤风长衣,是第一个说要来看我的(或者用他的话来说,是要给我看的),虽然,那时候我还不能接受网上和网下联系起来的事,但是,在我心里也认为,如果网上要和网下联系起来的话,他应该是首选对象,这是因为,他是我加的第一个好友,也是我的第一个“网弟”,理所当然的,也应该是第一个建立网下联系的网友了。所以,当我打算把电话号码告诉别人之前,第一个先告诉了他,可是,想不到他却不愿意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唉,真没面子!  他不肯告诉我怎么办呢?对,想办法去骗!
    有一天,我用冰心的名字进入诗风,在看到孤风长衣进来以后,对着大家问:“喂,谁要吃哈根达斯?”这时,屏幕上有人对我说:“我要吃!”还有人不知道哈根达斯为何物,就问我“哈根达斯是什么?”我就告诉他“哈根达斯是冰淇淋。”于是就又问:“谁要吃冰淇淋?哈根达斯冰淇淋?”有好几个人同时举手:“我要吃!”同时,我问孤风找衣:
冰心:“喂,你要不要吃冰淇淋?”
孤风长衣:“呵呵,我不要吃冰淇淋啊!”冰心:“那你要吃什么?”
孤风长衣:“我不要吃什么,只要吃饭就够了。”冰心:“光吃饭?那岂不就要变成了**了?”
孤风长衣:“呵呵,你胡说啊!”冰心:“嘻嘻,我又没说什么!”
孤风长衣:“落笔轻轻既成诗,银屏何时畏才思。笑看飞雪莹莹处,一片冰心待可知。”
冰心:“写得真好,谢谢你!”孤风长衣:“呵呵,不客气!”
    …………
    就这样,孤风长衣和冰心成了好朋友,他们在网上共同渡过了一段轻松愉快的旖旎时光,在春节之前,还曾相约到海南去旅游呢!电话号码嘛,当然是到手了,旅游嘛,当然是泡汤了,因为,真实如我,目的既已达到,当然就主动揭穿了事实真象。
    对于这件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从来没问过他。其实,一个电话号码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是告诉了我,我也难得去打。对于我来说,也只是有点气不过而已,说好我告诉了他以后,他也告诉我的,可是后来他却会食言。还有发照片的事情也是的,本来他说要到上海来看我,后来到了上海却没到我那儿,我就对他说,“你人没来,那就发张照片来吧,”他说“好啊,你先发,你发了我也给你发。”那天我第一次传照片时,正好在诗风碰到他,我告诉他我能传照片了,他要我传给他,我说我给了以后你也要给我的,他说好的。女儿看我在传照片,也来凑热闹,把她一周岁的照片给传了过去,他看了以后哈哈大笑,说:“这会是你?分明是个吃奶的娃娃!”……可是,当我要他传照片时,他却又推托掉了!
    我真的很生气,也很感到没面子,从来就没有碰到过这种事!别人主动传过来的照片我这儿有好多,我也不是稀罕你的照片。但人是要讲信用的,答应别人的事怎么可以不去做?难道网络上就可以不讲信用?而且,这个人是我的第一个“网弟”,在我把他放在首位的情况下,他竟然会如此对我?真的使我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如果说,以前的“承诺”我可以不计较,那毕竟都是做不到或难做到的事,而这种举手之劳的事竟然也会食言?所以,以后一见他,我就问他要照片,他总是答应的,就是没有行动,就象有的人欠人家的钱一样,千年不赖,万年不还。我向他要的次数一多,他就不耐烦了,还问我有完没完?怎么会有这种人?我下决心以后不再理他了,当然,他也最好我不要理他,落得清静。
    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我在网上看书,同时挂在诗风,难得晚上上网的他也来到了诗风:
孤风长衣:“阿嚏!谁和我聊?”  “我喝醉酒了,你们谁敢来?”
   本来我也没打算理他,可看着没人答应他,就给他打了个“:)”,嘿嘿,这下闯祸了,很少用表情的他,竟然对我用了很多表情,又是踢,又是咬,又是亲,又是吻的,还问“你是谁?为什么要理我?”这和他平时的作法截然不同,看来是真的喝醉了,到诗风里来发酒疯了。记得以前他喝醉了酒到诗风会写诗,可现在不写诗却发酒疯,真是的!第二天,我打了“一桶油”送给他:
   
                           酒徒进诗风
昨夜酒徒进诗风,醉眼腥松又朦胧。喷嚏震得银屏摇,粗气呼出酒味浓。
有人给他个:)脸,这下闯了大祸啦!逮住非问“你是谁?无端理我又为啥?”
问了几次没答案,转手脚踢又拳打。打得别人555,乐得酒徒哈哈哈!
拳打脚踢刚忙完,稀里糊涂又一招:不问是男还是女,抓住又啃又是咬。
啃完咬完发善心,紧紧抱住不放松。又吻又亲套近乎,喷出酒气热烘烘。
打个招呼遭了殃,礼多人怪太慌唐!脸上口水密密麻,眼中蓄泪心里淌:
“你你你别太无理,怎可借酒发酒疯?诗风原是文明地,岂容酒徒呈威风?”
要与酒徒来论理,好比秀才遇着兵;搞五搞六搞不通,缠七缠八缠不清:*
“杜康造酒醉刘伶,刘伶一醉三长载;今晚欲眠暂且去,明天喝醉我再来!”
啊???????我晕!!!!!!!!!!!
快快打水去洗脸,今后决不再涉险,见了酒徒避三舍,装个哑巴也不难!

*    搞五搞六、缠七缠八——沪语,即纠缠不清的意思。

(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05018060   繁體中文 |

GMT+8, 2019-6-24 20:37 , Processed in 0.13248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