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351|回复: 4
收起左侧

[钓古钩陈] 一位老兵,经历一九五二年的三反运动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2-6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一九五二年的三反运动,提出反贪污、反浪费和反官僚主义。那时我在青岛雷达五连当战士,该连属于华北防司雷达一二一营,营部在北京,五连驻地在青岛市湛山4路,雷达阵地在太平角。为保密,五连对外称甘肃部队。
      在动员会上,连指导员耿丙辰,传达毛主席的话说“深山密林必有虎”。这里说明一下,当时把贪污犯称做老虎,大贪污犯叫大老虎。指导员进一步解释说,所谓深山密林,就是指管钱管物的。
      在全连斗争大会上,第一个亮相的是连司务长,他主管全连的津贴费、伙食费和服装的发放。记得司务长姓吴,吴司务长脸白有点胖,平时不苟言笑,话语不多。这次到了前台,他的话更是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他说,“贪污没有,浪费没有,官僚主义挨不上”。此后再也不发一言。尽管大会口号不断,各种批判,穷追猛打他一概不理。会议形成僵局。虽经会后思想说服工作也进展不大。连里决定,先惩罚他一下。那时部队还没有纪律条令,还是沿用战争年代沿袭下来的关禁闭。所谓关禁闭就是,在一间空房放一张床,被关人吃住在里面,闭门思过,不准随意外出和接触他人,门口有持枪的警卫。
      第二个被推到前台的是上士,这里所说的上士不是军衔,而是一种职务,上士负责连队伙食所需的柴米油盐和蔬菜的采购。记得上士姓乔,乔上士瘦高个,脸微黑有点龅牙。他一上来就连说,保证没有,保证没有。但是群众那里肯信呢。阵阵的口号,不停的责问劈头盖脸而来。逼得他难以招架。只听他说,只是有一次…。大家听到这里不由眼睛一亮。他说“只是有一次天气太热,我用菜金买了一根冰棍吃了“。战果虽然不大但毕竟有了进展。大伙情绪高涨起来。觉得算细帐可能会有突破,让他交代每天的菜金领多少,花了多少,剩了多少。这一下打中了他的要害。他说我文化低,不记帐,我说不清。但我没有贪污。此后再也问不出甚麽了。上士也顶了牛,也不好把他也关起来,因为全连7、80人的伙食还得靠他采购。连里决定让他边工作边交代问题。
      一天中午开饭的时候,这里得交代一下。那时连队没有食堂,也没有桌椅。就在湛山4路的路边一个空场,作为大家就餐的地方。各单位用搪瓷脸盆到炊事班打出一盆盆的菜,放在地上,大家围蹲在菜盆周围,手端饭碗从盆里夹菜吃饭。几天来的运动使大家的情绪,有点沉闷。指导员这时转过头边吃边问旁边一个战士,1+1等于几,战士头也不抬的答道,等于2。指导员说,不对,战士问为甚麽。指导员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了婚,睡在一个床板上,这1+1不等于1了吗。大家一阵哄笑。这时指导员又转向另一边,问另一个战士,1+1等于几,这个战士说,不是等于1吗。指导员说,错了,战士也问为甚麽。指导员说,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结了婚,又生了个小孩,这1+1不等于3了吗。大家又是一阵哄笑。这时只见看守禁闭室的战士,肩挎着枪,跑了过来,说不好了,司务长上吊了。大家放下饭碗向禁闭室跑去。等我分开众人向里看时,只见司务长由两个人架者学步,并大口喘着粗气。指导员说,大家先回去吧,回去吃饭吧。司务长这一闹腾,大家情绪更加低落。
      连里不失时机的进行了再动员,听老同志说,耿指导员,是一位老政工,善于做思想鼓动工作,再动员后大家的情绪,果然又高涨起来。第三个被选中的斗争对象,是技术组的陈天敏技术员,他兼任器材保管员,算是一个管物的。陈技术员是位大学生,早年参加过国民党青年军,到过缅甸。不过这一点还不象后来的一些运动,把它看作是一个历史污点,而对此备受歧视和整肃。当时主要是清理经济问题。陈技术员来到台上,他鉴于乔上士,不能报出细帐,而被大家揪住不放的教训。他是有备而来。他从年初讲起,每个月领多少器材,买多少器材,花多少钱,发票多少张,火车票多少,汽车票多少一路滔滔不绝念了起来。在台下早已听得不耐烦的群众,大声制止了他,喊道,不要报流水帐了。你就说有那些贪污吧。陈技术员一下卡了壳,楞了一下后,他说贪污,没有。群众又照例是一阵口号,一阵炮轰。他也象前两个对象一样,没有了表情。这时有人分析,说这个知识分子,最看重的是面子。只要把他的臭架子打下去,可促使他交代问题。连里决定把他游街示众。不知是谁从那里找到一副手铐,把他拷起来,让他打头,众人跟着他,沿着湛山4路,走了一趟,边走大家边呼口号,湛山4路街道不长,平时行人也不多,但我们的口号声,也还是引来一些路人的惊谔和窃窃私语。回到会场,这时陈技术员可能感到羞愧难当,他不是按人们预料的那样开始交代问题,而是举起双手用手铐猛砸自己的前额,登时一道血印,鲜血随之淌了下来,可见他用力之大。大家赶紧抱住他,并用手铐把手拷在身后。此后连里决定压力升级,从全连选拔一些能言善辨的斗争性强的人,组成若干战斗队,每个队再配一些拉拉队员呐喊助威。对陈技术员进行昼夜不停的轮番批斗,一个队累了再换另一个队,取名车轮战法,而陈技术员则始终站在那里接受批斗。到了第三天,是个早上。刚好轮到我们这个队,我看到陈技术员的腿已经浮肿,有点站不稳的样子。当时我们的驻地多为解放前一些外国人的别墅,窗外就是大海,沙滩。当时陈技术员是面对窗外,此时天已大亮,有人伸手拉灯,在光亮一闪的瞬间,陈技术员似乎是从一个瞌睡中突然惊醒,嘴里喃喃自语。这时一个耳朵尖的人喊到,小兵舰,你贪污了一个小兵舰。陈技术员回答,是。此时早有人飞报连部,连里决定停止车轮战,将陈技术员也关入禁闭室。据说关在禁闭室的陈技术员,曾用触电的方法自杀,但发现及时,未造成更大后果。
      运动进行到这个时候,连里的“深山密林”已经扫荡了一遍,但却迟迟不见老虎的踪影。这时连里也着急起来。有人建议,可另辟蹊径。当时连队有个司机班,班里有一些国民党起义的老司机。在那时一提起国民党几乎就是腐败的代名词。说不定在这些老司机身上能查出一些经济问题来。连里采纳了这个建议。记得是一个姓李的司机,被推到前台。照例的口号声后,有人大声问,有没有贪污?老司机也大声回答,有。这一声有,把困扰多时的沉闷空气一扫而光,台下群众立刻活跃起来。只见他说,一次在一个集市上,我把随车配备的钳子扳手等工具卖了。大家又问还有没有?老司机又回答,有。一次跑空车,我拉了一些赶路的人,我收了他们的路费钱。这一次这麽顺利,大家也没有多想,只是还不满足。有的说你不要光讲小的,大的有没有?老司机说,大的,有。一次在一个镇上,我把两桶汽油卖了。这里解释一下,那时司机跑长途,不象现在到处都有加油站,除了自己加满油箱外,车上往往携带一桶备份油,那都是150加仑的大桶。他一下卖了两桶,已经有点离谱。但人们还继续追问,还有大的没有?老司机说,有。一次我把一辆汽车给卖了,只见人群一阵骚动。这时连领导,可能听出点甚麽了。指导员站起来,说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散会。事后连队派人找这位司机谈话,告诉他这些都要退赔的,他说我没有贪污,那为甚麽胡说,他说前面斗的那么凶,我已40多岁了,怕过不了这一关。
      运动到了这时,已经进入了尾声,几个审查对象也陆续恢复了工作。还有一个插曲这里补充一下。五连的副指导员,在运动前不久刚从营部调来的,这位副指导员年青潇洒,会吹口琴,舞也跳得好,很受技术组一些女大学生技术员们的青睐。他参加了五连三反运动的全过程,随着运动的深入上级调他回营部参加运动,因为来前他是营部的司务长,他回到营部的当天晚上,在招待所上吊身亡。如果算上副指导员,五连在运动中,被批斗4人,一人游街,一人车轮战批斗,三人自杀,两人未遂,两人被关禁闭。查出贪污人数零,查出贪污金额近于零。证实了五连的经济制度和经济管理是清白的。
      半年后我调离五连,随后部队整编,雷达121营升格为雷达321团(雷达3团的前身),团以下不设营级机构,团直接管理下面的9个连队,团部机关设一部三处,机关主官为营职,在全团18个正连职干部中,耿丙辰指导员脱颖而出,被提升为团技术勤务处处长,主管全团的技术保障工作,享受中灶待遇,那时部队为供给制,没有工资,各级的津贴费略有差别但不大,伙食标准全军分为大、中、小灶。耿指导员的伙食标准由大灶升为中灶,是个不小的变化。
                                                                           北京合众九州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研发工程师方平 2009年9月9日于北京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8-4 11:38
  • 签到天数: 2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09-12-6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政治运动,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09-12-8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笑又好气的年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11 19:38
  • 签到天数: 3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2]偶尔看看I

    发表于 2010-2-6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觉得好笑.现在的贪官污吏太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2-5-8 17: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六楼旧主 于 2012-5-8 17:52 编辑

    读这种文字的读者,随年龄不同,感受就不同。
    如果分组讨论,可以有“无聊组”-----就是以为这种事情和这样的年代很无聊;
    “好笑组”;“欲哭无泪组”;“欲言又止组”;
    我在欣赏文字不问政治组,方平文字功底不错。
                  -----此文章写在毛去世33周年纪念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05018060   繁體中文 |

    GMT+8, 2019-9-22 18:55 , Processed in 0.12277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