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280|回复: 2
收起左侧

[杂文评论] 朱光潜的人生轨迹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4-5-26 15:42
  • 签到天数: 12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14-2-20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1、1897-1912 年       1897年9月19号朱光潜出生于安徽桐城。少时在家读私熟,约十岁左右,就开始被长辈要求做八股似的策论经义文章,这一做几乎十年。今天,我们认定这种文章是教条主义式的落后教育,但其毕竟在历史上存在过很长时间,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弊端肯定很多,优点也不可随之抹杀殆尽。但凡用心做过的事,总是有功效的。今天我们能看到朱光潜那么深入浅出的说理文章,他这十年的童子功该是功不可没。
    2、1912-1918 年      1912年,15岁的朱光潜打起简陋的行装,开始了自己正式受教育的旅程。先是就读于孔城高小。按今天的说法,少时的朱光潜是输在了起跑线上的孩子。但他用心,仅半年就升入桐城中学,在同班的中学生里算年幼的。中学里,朱光潜深受桐城派的影响,古文做得谨严典雅,学欧阳修也是有模有样的。后在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学习。接朱光潜自己的说法,入武昌高等师范是失着,但塞翁失马,因祸得福。
    3、1918-1922 年       1918年,在武昌高等师范的朱光潜得到一个被遣送到香港大学学习的机会。这是他生平重大的转折。从此,他开始了西学的征程,所读的书由线装书变成了外国书。1921年,处女作《福鲁德的隐意识说与心理分析》发表。
    4、1922-1925年        先后任教于上海吴淞中学、浙江上虞春晖中学。期间,与叶圣陶、胡愈之、夏衍、丰子恺等在上海成立立达学会,创办立达学园,进行新式教育的实验,倡导教育的独立自由。1924年,《无言之美》发表。由此,读书、教书、撰文的人生大轨迹初定。
    5、1925-1933年        先后留学英国爱丁堡大学、伦敦大学、法国巴黎大学、斯特拉斯堡大学。8年间,潜心学习了英国文学、哲学、心理学、欧洲古代史、艺术史等课程,精通了英、法、德三国语言。1931年前后,写成《诗论》,结束了中国只有诗话而无诗学的历史——因此于1933年回国时被胡适聘为北京大学教授。1932年左右,发表《文艺心理学》。1933年前后,用英文写成的《悲剧心理学》出版。这里有一个时间顺序需要明确:《悲剧心理学》虽是在《文艺心理学》和《诗论》后出版,但实际上它是在1927年朱光潜《论悲剧的快感》论文的基础上著成的,是朱光潜文艺思想的起点,是后两者思想的萌芽。
    6.1933-1949年        先后任教于北京大学、四川大学、武汉大学、安徽大学。期间,声名鹊起的朱光潜虽是不问政治,但为维护教育的自由和独立,也是敢做敢当。1938年,朱光潜领头的“易学风潮”轰动一时。也正是在这以后,朱光潜成为中国共产党积极争取的进步知识分子,为他以后的人生走向埋下伏笔。
    7、1949-1986年        解放前夕,被蒋介石列为“知名人士”三甲的朱光潜选择了北京,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的人生进入了一种另类的辉煌。建国初的思想改造、长达6年的美学大讨论,都促使朱光潜学习并接受着辩证和历史唯物主义。1963年,《西方美学史》正式出版。因人所共知的原因,这部著作有意回避了唯心主义哲学的代表叔本华和尼采。八十五岁高龄之际,朱光潜仍在因此深深自责。但迄今为止,这部著作仍代表了我国研究西方美学的最高成就。除去文革那段不见天日的时光,差不多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朱光潜陆续翻译了柏拉图的《文艺对话集》、莱辛的《拉奥孔》、爱克曼辑的《歌德谈话录》、黑格尔的《美学》3卷、维柯的《新科学》等等重要资料。1986年3月6日,朱光潜在北京与世长辞。
            1982年,《悲剧心理学》出中译本,八十五岁高龄的朱光潜在其自序中有这样一段文字,令人哭笑不得又心生悲凉。
      一般读者都认为我是克罗齐式的唯心主义信徒,现在我自己才认识到我实在是尼采式的唯心主义信徒。在我心灵里植根的倒不是克罗齐的《美学原理》中的直觉说,而是尼采的《悲剧的诞生》中的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那么一九三三年回国后,除掉发表在《文学杂志》的《看戏和演戏:两种人生观》那篇不长的论文外,就少谈叔本华和尼采呢?这是由于我有顾忌,胆怯,不诚实。读过拙著《西方美学史》的朋友们往往责怪我竟忘了叔本华和尼采这样两位影响深远的美学家,这种责怪是罪有应得的。现在把这部处女作译出并交付出版,略可弥补前愆,作为认罪的表示。我一面校阅这部中译本,一面也结合到我国文艺界当前的一些论争,感到这部处女作还不完全是“明日黄花”,无论从正面看,还是从反面看,都还是有可和一些文艺界的老问题挂上钩的地方。知我罪我,我都坚信读者群众的雪亮的眼睛。
    “不诚实、罪有应得、认罪、群众的雪亮的眼睛”这些有着很深文革烙印的字眼对我们读者是怎样的一种刺激?对一位一生致力于学术的老者又是如何的打击?在这些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一位学者对学术信仰的游离和坚持,更看到了文革生活对学者精神上的戕害,以至事隔多年后仍惊魂未定。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7-30 10:41
  • 签到天数: 44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4-2-20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糊涂仙 于 2014-2-20 21:49 编辑

    没怎么看过他的传记。家里有本他的《诗论》很早,肯定仔细看过,现在没有一点记忆。

    说句对朱先生不公平的话。在49年以武力推翻,极其激烈形式建国后。
    作为一些大学高级学科,自觉不自觉的边缘化。那时更注重的是一些基础学科,以解燃眉之急。

    但是,随后的许多运动,则似乎不易被人原谅。也的确,从国家法制与个人自由角度,都根本不好理解。
    朱先生这样的人,默默的无以成绩。被社会糟蹋。还有许多,诸如:梁思成,沈从文等等、等等。

    说句外话
    王世襄,在收藏界现在广受推崇。走后,所藏,频频刷新各项拍卖记录。
    (现在拍卖公司火爆,老人走后,家里哥们、姐们留藏品怕不均,多是拍卖后分钱。全无温良恭俭让)
    他在写纪念老友朱家朱家溍文章,耿耿于怀解放初期,两个人被关监狱交代问题一事。(不尊重)
    解放初期,除细小珠宝黄金略好。
    而房屋,家俱都不是值钱物。监狱是两个以古董立身而又出身复杂人物,最可想而知的待遇。好的是。关的都不长。
    (有闻,更文革时期,北京一个亲王正福晋完整珠翠冠,八十元都找不到买家。大概是因为,那时点心、猪肉更有价值)

    这也是历史的一部分吧。

    未必对

    作揖
    沐兰花
    问马年安:想什么都马上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2014-5-26 15:42
  • 签到天数: 12 天

    连续签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楼主| 发表于 2014-2-21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论》读的时候津津有味,沉醉其中,读过后也是不知所云,说不出一二!

    心不静成不了真正的学者,所以我想朱先生也不在乎所谓的边缘化。

    听母亲说,她小时候跟着红卫兵去抄资本家的家,一个大伏天,资本家把皮袄什么的都穿在身上,

    红卫兵对资本家满屋的金银珠宝不屑不顾,整一位唯唯诺诺的老人才最让他们上心,应了那句与人斗其乐无穷的话

    俗话说:乱世的黄金盛世的古董,
    不知道在黄金和古董都大行其道的今天是个什么世道?!

    问好仙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05018060   繁體中文 |

    GMT+8, 2019-1-20 07:51 , Processed in 0.13414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