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6510|回复: 116
收起左侧

[原创水域] 唐宋茶馆——(五)危机万重 (2月11日更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报上名来 于 2022-2-11 18:45 编辑

(一)天降掌柜
        江湖上有耳朵的人,都听说过一个茶馆,唐宋茶馆!据说刚开始的时候,这茶馆卖的确实是茶,生意也算过得去,自从数年前吟风听月从茶馆老板手里承包过来后,这茶馆不卖茶,转卖水了,各种名堂的水,诗水、词水、联水、书水、画水、纯水、杂水、混水等,神奇的是,各种水混溶起来,还能水水生水,千变万化,生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水,各种水效果各不相同,据说不管你受了多重的伤,刀伤也好剑伤也好情伤也好,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唐宋茶馆里总有一款水能治好你的伤。于是江湖中人纷纷闻名而来,一时间唐宋茶馆来客滔滔不绝、不但门槛都挤扁了,连看门狗都挤成了墙纸。
        数年间,出入唐宋茶馆的江湖奇侠、圣僧、怪道、神丐、仙女等层出不穷,他们未必都是来治伤的,更多的是来尝试一下各种水的效果,据说有一个九指神丐喝了一碗诗水和混水的混溶水后,一夜之间从白花苍苍的老头变成了天怒人怨的帅圣,所到之处哀鸿遍野。还有一个怪道喝了一碗书水和杂水的混溶水后,居然生出了10几个小道士,于是只能退隐江湖安心做个奶道去了。还有一个整天疯疯癫癫的文人,不知从哪里得到秘方,据说喝了根据秘方调出来的水,可以增加50年的功力,打算一统江湖,结果被当时的泪掌柜看出阴谋,把秘方里的纯水换成洗脚水,那文人喝完了十全大补洗脚水后,一屁喷出,一下子飞到十万八千里外的印度去了,据说现在还在一路上打怪回中土。
       唐宋茶馆红火了数年后,创造了数百项吉尼斯纪录,老板吟风听月早已赚得盆满钵满乐哈哈。时代到了21世纪20年代,因为一直没有研究出长生不老水,也没有新花样的水产生,江湖中人对唐宋茶馆也渐渐失去了兴趣,生意一落千丈,吟风听月入不敷出,付不起工资,掌柜的一个接一个离去。吟风听月为了还店租,只能自己每天起早摸黑打水调水卖水,虽然调的水效果不怎么样,还能凭唐宋茶馆的名头宰点路过的游客,混点生活。
        这一天,天刚蒙蒙亮,茶馆门口的癞皮狗搔搔脑袋斜眼瞧了瞧门外,又埋头睡懒觉去。吟风听月大老早挑完水后坐门口抽旱烟,寻思着如何玩点新花样吸引游客,想到要紧关头,忽然旁边的癞皮狗汪汪叫了两声,一下子把吟风听月的思路打回肚子。吟风听月怒愤了,用旱烟袋敲了一下癞皮狗的头,数落道:“你这死狗,你做你的清秋大梦,叫个毛线,老子苦思冥想的绝妙点子都不知道掉到肚子里哪个角落了,老子容易吗!”癞皮狗耷拉着脑袋卷缩到角落,露出可怜巴巴的眼色看着吟风听月,甩了甩头。吟风听月心中一软,叹道:“唉,阿黄,你跟了我这么多年,这几年世道不好,害得你都吃不饱,俺老吟也心急啊,这不,下手重了点,唉……”
       “嘿嘿。”忽然头上方发出一声女子的冷笑声,吟风听月先是一惊,接着兴奋了,这是来客人了呀。抬头望去,只见对面屋檐上皎然立着一个黄衣蒙面女子,裙摆迎风飘扬,身子却纹丝不动。吟风听月虽然不会武功,却是见过大世面的,知道是来了江湖高手,拱手道:“这位女侠可是来敞馆喝水的,请进馆挑选,敝馆店面虽小,水种颇多,定有女侠喜好之水。”
         黄衣女子笑道:“吟老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这把年纪了,怎么跟狗生起气来了。”吟风听月听这声音颇熟,倏忽间在脑子里转了百来转,或许这几年接待过太多客人,一时想不起是谁,喃喃道:“你是……”
         黄衣女子也不回答,翩然飞落地上,看了一下唐宋茶馆的牌匾,沉吟道:“这牌匾都生蛛丝了,以前唐宋茶馆车水马龙,可从来没这景况。”说完径直向茶馆里走去。吟风听月跟在后面,若有所想,忽然抬头道:“哦,你是水…水什么来的?”
        黄衣女子照样不理不应,拍了一下桌子上的灰尘,叹息道:“十六张桌子,有十五张桌子都生了灰尘,吟老板这几年来你是怎么做生意的?”吟风听月一张脸登时羞得像烤熟的鸡屁股那么红,半天说不出话,忽然大声道:“俺记起来了,你是水猪猪…不对,该死的,后面那两字怎么读,又忘记了!”
        黄衣女子笑道:“什么水猪猪,听都没听说过,非己所欲,非与之人,吟老板以后叫我非与就好了,请问吟老板,贵馆有何得意好水,上一壶本姑娘品品。”吟风听月拿旱烟袋敲了敲自己脑袋,又斜眼瞧了瞧黄衣女子,若有所思,半晌才应道:“好,吟某近日研发了一款智能水,喝后不仅能带你走回家的路,还能带你用最短路径走回家。”
       非与点了点头,正色道:“吟老板宅心仁厚,开发这款智能水可是为了帮助那些迷路的小孩,那就来一壶智能水品品。”
       倏忽间,吟风听月拿来了一壶水,非与品了品,道:“这与普通水的味道没什么不一样。”吟风听月神秘地笑了笑,道:“水是普通水,但凡买智能水的人,吟某都赠送一张唐宋地图,保证你走哪都不会丢,哈哈哈哈。”非与看着吟风听月自得其乐地笑,摇了摇头,庄严道:“吟老板,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这骗小孩的伎俩做生意,难怪这生意越做越差,非与念在唐宋茶馆的旧情,真替你惋惜啊。”
        吟风听月又怒愤了,喊道:“什么骗小孩的伎俩,是你们没眼光,这里现在连小孩都不来喝水了,我又骗谁了骗谁了,俺花了3个月才研发出这款智能水,老子容易吗!”喊着喊着声音渐转苍凉。非与默立片刻,叹了一声,道:“吟老板日理万机,这茶馆估计是照料不来,若吟老板信得过的话,且交由非与试理三个月,三个月满毫无起色的话,非与自动走人。”吟风听月双眼发光,连连点头。

(二)风云暗涌

      北风呼来喝去,将一地的落叶折磨着死去活来,呼拉飘起,又呼拉摔落,树叶要是有知觉,估计也要被折腾着怀疑人生。光秃秃的树枝间跳跃着两三只寒鸦,一夜的北风把树叶刮光,令它们忽然间无所适从,叽叽哇哇互相商量对策,走的话到处都是光秃秃的树枝,不走的话老这么迎风颤抖,被人看到了又要被人耻笑,以后哪还有脸在唐宋城呆下去。
         “哦咳咳咳~~”一声苍凉的老公鸡啼声划破唐宋城寂静的天空。看城门的老兵甲(吟风听月友情客串)揉了揉惺忪的醉眼,看见老兵乙(挥剑决浮云友情客串)还卧在地上打呼噜,时不时还坏笑一下,立马一脚向他屁股踢过去,怒骂道:“格老子的,又做春梦,贼跑进来了都不知道,起来帮老子一起开城门!”老兵乙一跤跃起,举起长枪喊道:“兀那大盗,偷我宝贝,哪里逃!”睁眼见老兵甲站在对面若无其事吹着口哨,左右望去,见道上空无一人,问道:“大盗呢?”
        老兵甲斜眼瞄向城门,似笑非笑道:“大盗在城门外等你开门呢。”老兵乙方才醒悟过来是做梦,讪笑道:“也是,咱们不开门,大盗怎么进来呢。”
        说完两人合力打开城门, 惊见城外立着三匹马,马上坐着三个汉子,一个白面微须,手上摇着一把铁扇,一个红脸长须,背上一把长剑,一个黑脸虎须,手上一把大刀,老兵甲老兵乙同时惊叫一声:“妈呀,真有大盗!”仓皇逃窜,却撞了个满怀,两人额头同时起了个大包,却听一个如洪钟般响亮的声音嚷道:“他奶奶的,老子等你们开城门等半天了,再不开城门老子要杀进去了!”
       老兵甲颤巍巍道:“各……各位好汉,老小子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四十小儿,再下有二十小孙,一家二十几口全靠我辛苦跑龙套为生,各位好汉就放过老小子吧。”老兵乙从怀里掏出一叠纸,道:“挥某,哦不,乙某只是来客串的,匆忙间没带现金,只有这些唐宋茶馆的优惠券,好汉们都拿去,近日唐宋茶馆新聘了个女掌柜,据说茶艺相当不错哦,各位好汉当去品品。”
        声音响亮的黑脸大汉哈哈笑道:“听说那个女掌柜不但茶艺好,还相当美貌,俺三兄弟这就要去会会她,他奶奶的,唐宋城天下闻名,就请你们这两个老家伙看城门?”老兵甲老兵乙唯唯喏喏不敢做声,白面微须汉子哈哈一笑道:“三弟,别吓他们了,这年头日子不好过,年轻人都往外跑,他们当兵的也挺辛苦的,咱们赶时间吧。”红脸汉子捋捋长须微笑,黑脸大汉哈哈大笑,三人纵马向城里跑去。
        老兵甲拽住老兵乙,怒愤道:“你个老家伙,有那么多优惠券干嘛不分我几张,还当不当我是兄弟!”于是两人左一招仙鹤亮翅,右一招猴子偷月,瞬间变成江湖高手打在了一起,至于片刻间城门外闪进了多少人都毫不理会。

         唐宋茶馆的牌匾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擦得闪亮闪亮,门口还挂了一副长布条,上书:“唐宋再相逢廿一周年庆活动”,白底黑字,字字飒朗醒目。白脸红脸黑脸三兄弟纵马到了唐宋茶馆门口,尚未下马,只听茶馆里铮铮铮一阵琴声响起,瞬间,琴声落,门里一个纯厚的男子声音道:“蜀中三杰大驾光临,甚幸甚幸,我家小姐有请铁扇书生夏誉夏大侠、美髯剑客无心剑客无大侠、黑虎刀孤独客孤独大侠进茶馆品水。”
         蜀中三杰相视诧异,这女掌柜居然未见面已知己三人名声,着实深不可测,黑虎刀孤独客望了一眼大哥夏誉道:“大哥,咱们接下来怎么办?刚才俺背的剧本好像都用不上。”夏誉闭眼沉吟道:“听茶馆里琴声杀意甚浓,恐有埋伏,二弟三弟,你们先去周围巡探一番。”无心剑客和孤独客跳下马各向茶馆左右角探去,忽听得“汪汪”两声狗吠,然后听见无心剑客喊道:“大哥,有埋伏!”
         夏誉遁声望去,只见一个酷似老兵甲的男人正按着一只癞皮狗的头,手指头不断向癞皮狗做噤声状,夏誉大喊一声:“果然有埋伏,二弟三弟,咱们快撤!”
         望着蜀中三杰灰溜溜远去的声影,吟风听月又对得癞皮狗怒愤了:“你个死狗,好不容易等来三条大鱼,你叫个毛线,老子今儿非揍你不可!”说完举起旱烟袋,望着癞皮狗可怜巴巴的眼神,叹息了一声,把旱烟袋放进嘴里猛抽。
        却听茶馆里非与笑道:“吟老板莫急,饵已放出去,鱼儿会越来越多。”

(三)群英汇聚

        北风不知何时已退下战场,留下一地狼藉,冬日的太阳已偷偷地爬上唐宋茶馆的屋檐,冷冰冰瞧着唐宋城街上各路为生计奔波的纭纭众生。远处老兵甲老兵乙在大战了一百回合后,各自累到手脚抽筋,一个摆着金鸡独立式,一个摆着弯弓射雕式,立在城门前一动不动,算是给唐宋城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今天的唐宋茶馆门前异常热闹,不停有车鸣马嘶声传来,茶馆里面似乎坐不下了,门口又围着数人不断往茶馆里探头,人人都恨不得把头拉到最前头。刚从乡下拉来一车枣的枣贩子捣捣糨糊乍以为自己跑错城了,见路边摊的算命先生盲剑客正摇头晃脑地摸着吟风听月的癞皮狗的前腿口中念念有词什么:“汝中气沉稳、福星照顶,今年如能抓住机遇,必定财运亨通”等骗人的伎俩,旁边的吟风听月眼戴墨镜、头顶草笠,正聚精会神点着人头,乃大声叫了一声:“吟老板,今天生意很好啊!”吟风听月震跳起来,正准备发脾气,又赶紧把草笠压低,用手指做嘘声状,低声道:“我不是吟老板,你要装做不认识我。”
        捣捣糨糊嘻嘻一笑,道:“我倒要看看你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捣捣浆糊也跟着人们往茶馆里伸头拉脖子,这简直是一场拉脖子大赛,脖子拉着越长脸上越得意,很多人拉着拉着都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来这里拉脖子了。
        “呼啦!”一件大物忽然从茶馆里飞出来,跃过人们的头顶,重重砸到吟风听月的脚边,往茶馆里拉脖子的人头们纷纷转过来,见是一个大胖子口吐白沫,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口中正喃喃道着:“不可能,不可能,难道传说中的六合八荒水真被调成了,这水太历害了太历害了!”吟风听月刚数到58个人头,这一打乱又得重新数起,气不打一处来,一边压低草笠,一边狠狠踢了地上大胖子一脚。捣捣糨糊认得那大胖子是原对联帮帮主小楼蠢鱼,听说已在江湖上失踪了近十年,没想到这个当年的一流高手今天居然以这种姿势重现江湖,真令人唏嘘感叹。
        “还有哪位高手要试试,请上前!”茶馆里一个纯厚的男子声音响起,刚才拉脖子的人头们看到门里有了缝隙,纷纷往里挤去,瞬间从拉人头大赛变成挤肉饼大赛,捣捣浆糊绕到茶馆后面的侧窗,用手指头戮破纸窗往里瞧去,只见茶馆里挤满了各路江湖人物,更令人惊奇的是居然有许多是失踪数年的江湖名宿隐士大侠等,比如剑神卓愚夫、霹山手恶生胆边、大醉侠醉鼠骑猫、妙手观音新竹、红拂女浮生情缘等等,人人都神色严肃、如临大敌。
        只见柜台前坐着一个短须微胖的中年汉子,手上抱着一架铁琴,面露微笑,他身边立着一个估计二十出头的蓝衫妙龄小姑娘,相当娇俏可爱,正双手负背,嘻嘻笑望着群豪。那姑娘见没人说话,向短须中年汉子笑道:“笨笨熊叔叔,看来这些江湖大侠们都是徒有虚名,连我这个小姑娘都不敢过手,枉费非姐姐一番心思从深山里把他们请出来。”
         短须中年汉子笨笨熊微笑道:“萋萋你这丫头,不知天高地厚,这些前辈们名震江湖的时候你还在襁褓里呢,怎能如此说话,他们可不屑跟你这小姑娘过手呢。”说完手指身前桌上摆着的三壶茶壶,面向群雄道:“这是六合八荒水,方才萋萋只喝了一杯,效果如何,想必各位大侠侠女是见识过了,这一壶是天马行空水,至于效用如何,要看运气了,或许喝了神功速成,或许喝了上吐下泄,或许喝了脱胎换骨,要不要品,就看你们敢不敢赌了,这一壶是还老返童水,但只有百分之一的机率可以生效,内功不够深厚者有被反噬之副效,当年只有九指神丐报上名来喝了这水还老返童了三十岁,其他人喝了要不重伤要不功力尽失,敢不敢喝就看各位对自身功力有没把握了。”
        大醉侠醉鼠骑猫猛喝了一口自带的酒葫芦里的酒,摇头晃脑地走向前道:“将你们的非掌柜叫出来,醉老鼠要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既能将我们这些老家伙都请到,又能调制出如此神水,相当了得相当了得,但是派一个小姑娘来羞辱我们,是何用意!”群豪纷纷附和:“把非掌柜叫出来!”
       蓝衫姑娘南草萋萋道:“非姐姐说了,只要大家试了这三壶水,她自然会出现,自然会给大家个交待,各位前辈大侠们莫急。”
         人群中一个苍劲的男子声音哈哈笑道:“那就让我来试试还老返童水吧!”


(四)   龙腾虎跃

      众人循声望去,不少人都失声笑出来,说话的却是白眉白发的点苍派长老六楼旧主,正缓缓从人群里挤出来。震山手恶生胆边嘿嘿笑道:“六长老真是童心未泯啊。”六楼旧主向恶生胆边笑笑,道:“见笑见笑。”然后朝周围人群抱拳道:“老夫花甲之年,并不信世上真有返老还童水,本不该来凑这热闹,但事出突然,今天忽然众多英雄齐聚一堂,其中必有蹊跷,老夫已活了一大把年纪,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今天老夫就替众位试一下这返老还童水吧。”
       众人齐声叫好,六楼旧主眼含泪水,遍尝人间冷暖的他早就看透了世上人情,忽然间他倒希望这返老还童水是假的,再年轻几十岁也不过再重新受红尘折磨几十年而已。六楼旧主一步三思地缓缓走向放三瓶水的桌子,笨笨熊手指一个黄色茶壶,微笑道:“这是返老还童水,六楼前辈请。”六楼旧主点点头,缓缓伸出手,又缩回手,再缓缓伸出手,再缩回手,如此反反复复了有10遍左右,还是下不了决心要去喝这壶
  不知是真是假的返老还童水。群豪跟着六楼旧主的手脖子伸长缩回伸长缩回,个个心急如焚,好不煎熬。
       六楼旧主猛地伸手拿起黄色茶壶,苍劲的声音大声念道:“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悲凉的眼神望着这壶返老还童水,缓缓送向口边。南草萋萋心中不忍,脱口道:“老前辈,您老想清楚了。”六楼旧主向南草萋萋点点头,哀叹一声,又把返老还童水送向口边。
       “哈哈,名震天下的点苍派长老怎的如此婆婆妈妈,不敢喝就别喝了!”人群中一个男子声音黠笑着奚落道,话声刚落,一个白色人影掠出,未看清人影,六楼旧主手中黄色茶壶已被对方快捷夺走。众人这时已看清这是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白面秀士,大概三十来岁,倜傥潇洒,左手摇着折扇,右手举着黄色茶壶。
       六楼旧主怒道:“你是何人,这是做何?”白衣秀士微笑道:“在下白驼山少庄主荒原,奉家叔之命特来借此返老还童水,老前辈既然饮之无用,可不能浪费了如此好水,家叔说既然老叫化子饮了返老还童水能年轻三十岁,以他之功力必然也没问题,这水还是借给在下吧。”
       众人听闻白驼山三字皆是心头一震,笨笨熊朗声道:“兄台,令叔可是白驼山庄主西毒珊瑚蟾蜍?”荒原抱拳道:“正是家叔!”笨笨熊点点头道:“当年五绝华山论剑,震惊天下,令叔在江湖上失踪了十数年,没想到今日能见到他的后人,幸甚幸甚,只是这水你还不能拿走。”
       六楼旧主手中茶壶在不知觉间被人抢走,面子丢尽,甚是气恼,猛然欺上荒原身边,右手判官笔向荒原胸口膻中穴点去。荒原知这六楼旧主乃点苍派的一流高手,一套天南夺魂笔名震江湖,不敢轻敌,折扇在身前一挡,纵身后掠。六楼旧主接着一招鹤冲天南,脚跟后跺,身子借劲向前冲去,判官笔挟雷霆之势直向荒原面门刺去。
       荒原见这六楼旧主年纪虽大,身手却如此矫捷,心中暗惊,忙不迭一个翻身避开,待六楼旧主再次欺来之时,荒原已按开折扇的暗键,折扇头突出六柄匕首,一招拨云见日,折扇拨开判官笔,反手间六柄匕首径向六楼旧主喉口划去,六楼旧主仰面躲开,却不料荒原身法快捷,瞬间六柄匕首又已划向他的胸口,南草萋萋惊叫一声:“老前辈小心!六楼旧主急横判官笔前护,只是还是慢了一步,胸口被匕首给划了一道,鲜血流出,众人皆惊呼,六楼旧主手抚胸口踉跄后退,荒原摇扇冷笑,不再追击。
       人群中一个女子怒喝道:“你这家伙,下手忒也狠毒!”却是妙手观音新竹,新竹说完抢到六楼旧主身边,伸手点了六楼旧主胸口边几处穴道,血流立止,接着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瓷瓶,打开盖子,从瓶中取出一粒药丸给六楼旧主道:“六楼前辈,这是九转还魂丹,请速吞服。”六楼旧主勉力谢了一声,伸手接过药丸往嘴里一吞,正欲运气调息,却觉腹中绞痛,惨呼道:“这……这是什么丹?”妙手观音新竹细看小瓷瓶,跺脚惊呼:“糟了,今天出门匆忙,拿错了,这是……这是翻江倒海丹。”六楼旧主苦笑道:“做什么用的?”
新竹憨笑着步步后退道:“说白了,就是……就是泄药,不过你别急,我…我这就回家找去。”说完身影一闪,从门口的肉饼间挤出,片刻间已无影无踪,留下六楼旧主怒骂连连。
        荒原将黄色茶壶放进怀里,复向另两个茶壶走去,正欲伸手去拿,南草萋萋纵身过来拦住道:“笨叔叔说了,这些水你不能拿走!”
        荒原哈哈笑道:“方才见姑娘身手不错,须然能把对联帮帮主一掌拍飞,在下着实仰慕,不如姑娘跟在下回白驼山,金银珠宝山珍海味应有尽有,强过在此受人差遣打杂。”
        南草萋萋啐道:“你做梦,别以为你叔叔是西毒珊瑚蟾蜍你就可以无法无天,咱们中原可是卧虎藏龙的地方,这些水也不是你说拿就拿的,把返老还童水还来!”
        荒原嘿嘿笑道:“姑娘你亲自来拿的话,说不定在下心一软,就还给你了。”南草萋萋怒道:“莫耍嘴利,看掌!”说完一掌拍出,荒原举扇格开,笑道:“姑娘这一掌如此无力,与之前打小楼帮主那一掌大不相同,是心疼在下吧,哈哈!”
        南草萋萋怒叱道:“轻浮家伙!”一通连环腿踢出,荒原冷笑着举扇一一化解开。忽听人群中一声巨吼:“勿那小子,欺负女子算什么,姑娘你让开,让俺老恶来收拾他!”原来是震山手恶生胆边。恶生胆边从人群里挤出来,身披大风衣,口叼火柴,双手抱胸,朝荒原喊道:“喂,你小子过来跟俺打,俺让你三招!”
        荒原收扇凝视了一下恶生胆边,抱拳道:“那在下就失礼了!”从折扇里按出6柄匕首,向恶生胆边腹边划去。



(五)危机万重

       恶生胆边一动不动,暗运真气,荒原折扇离恶生胆边身前半尺左右猛觉被一股强劲的气流给阻住,握扇的右手隐隐震痛,心中大惊:“这震山手恶生胆边的金钟罩神功竟如此厉害,以自己的内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荒原稍一思索,身子纵起,扇头六柄匕首向恶生胆边头顶百会穴刺去,恶生胆边如天神般立于当地,不动声色,荒原折扇离恶生胆边头顶三寸左右,又被一股气流反震得向后倒翻两圈,又后退五、六步,方才立住脚步,荒原骇异更甚,犹疑不敢上前。
       却听恶生胆边吼道:“喂,勿那小子,还有一招,再来!”
       荒原缓缓上前,拱手作揖道:“恶大侠神功盖世,在下自知不敌,甘愿认输,不用再试了。”
       恶生胆边哈哈大笑道:“算你识相,把返老还童水还来,你可以滚蛋了!”
        荒原唯唯喏喏道:“是,听从恶大侠吩咐。”说完伸手摸向怀里,喝一声:“给!”甩手处,一条细长物事向恶生胆边飞去,恶生胆边恕吼一声伸掌拍去,那细长物事竟中途转向缠上他的手腕,却是一条五彩斑斓的尖头细蛇,恶生胆边正待甩开,那细蛇已伸出长长的毒信,张口在恶生胆边手腕上咬了一口。
        在众人惊呼声中,恶生胆边已重重坐倒地上,一张青红相交的颜色从手腕传到脸上,五彩细蛇已蹿回荒原怀里,恶生胆边只觉如有数十只虫蛇在各处筋脉游来游去,浑身使不出力气,知是中了巨毒,立时强运功力护住心脉。
        群豪皆震怒,剑神卓愚夫亮出龙吟剑,逼向荒原道:“果然是老毒物之后,心狠手辣,速速拿出解药,饶你不死!”
        荒原步步后退,冷笑道:“荒某本不想与各位大侠为敌,只是家叔之命难违,今日只要让荒某取走这三壶神水,解药自当奉上。”
        红拂女浮生情缘喝道:“卓兄,不必与这小毒物多说废话,大家拿下他,自然搜出解药!”说完挥出鸳鸯双刀逼向荒原。当下剑神卓愚夫挺剑,大醉侠醉鼠骑猫舞着醉拳,还有大菩提手大珠慧海,夺魂箫风雪一箫等人纷纷围向荒原。
        不知何时起,门外的吟风听月和算命瞎子盲剑客已经从门口的肉饼间挤进来,吟风听月正自看得如痴如醉,却听盲剑客拍了拍他肩膀小声道:“吟老板,咱们帮哪一边?”吟风听月用旱烟袋敲了一下盲剑客的头,小声骂道:“帮你的头,两边都不帮,戴上你的墨镜,赶紧录像!”盲剑客努了努嘴,踢了一脚旁边看他笑话的癞皮狗,骂道:“看你的头,赶紧把录像机给我拿来!”癞皮狗灰溜溜地钻出门缝。
      却说这边厢荒原步步后退,退到窗户边,忽然吹一声口哨,众人正觉诧异间,却觉浑身失力,手上兵器皆握不住,叮啷叮啷掉了一地,片刻间茶馆里众人皆垂坐地上。荒原哈哈大笑,拍了拍手,茶馆四面窗户被破开,从窗户外窜进十来个举剑白衣蒙面女子,十来柄长剑纷纷指向茶馆里群豪。盲剑客摊倒在吟风听月怀里,哀求道:“吟老板,这里太危险了,不好玩,我不玩了,你赶紧把今天我的工资付了,我退出江湖。”吟风听月勉力把盲剑客推开,向身前的白衣女子笑道:“女侠,我们只是来喝茶的客人,不是江湖中人,放我们走吧。”举剑白衣女子喝道:“闭嘴,听少主吩咐!”吟风听月赶紧闭嘴,思忖对策。
       大菩提手大珠慧海见多识广,吃力地说道:“卑鄙,这是……悲酥清风!西夏一品堂的毒物怎么……怎么到了你手上。”
        荒原嘿嘿笑道:“你们真是孤漏寡闻,还不知道如今西夏一品堂已经听从于家叔了吗?”
         大醉侠醉鼠骑猫啐道:“西夏一品堂那么多高手,怎么可能!”
         忽听窗外一个尖利的男子声音黠笑道:“如何不可能,为白驼山珊瑚庄主效命,是我等的荣幸!”话声刚落,从四面窗外又窜进来四个人,齐向荒原揖身道:“属下们来迟,少庄主受惊了。”
       荒原摆手道:“来得正是时候,还有两壶家叔所要的神水,帮我取来。”
        剑神卓愚夫惊道:“连久隐江湖的四大败类也到齐了,你们……你们个个身怀绝技,居然也听命于白驼山庄!”
       茶馆里群豪皆是成名已久的江湖人士,有的见过四大败类,有的早听说过他们的名声,老大败贯满盈少商,老二无败不做灯塔河边,老三凶神败煞没毛的凤凰,老四穷凶极败闪电,方才发出尖利声音的正是老四穷凶极败闪电。
      闪电黠笑着走向放六合八荒水和天马行空水的桌子,南草萋萋强立起身挡在桌子前,手中已多了一柄长剑,轻叱道:“站住!”
      闪电哈哈大笑道:“姑娘姿色不错啊,跟我回去做压塞夫人吧。”
     南草萋萋举剑正欲刺去,举剑的手却无力地垂下去,背后笨笨熊喝道:“萋萋退下!”
       闪电见堂上众人皆软倒,无所顾忌,不急得去取水,却径向南草萋萋走去,正欲伸手去抓,却听老大败贯满盈少商低沉的声音喝道:“老四,别生枝节,取水!”闪电好像甚怕他老大,应道:“是,老大。”当下转身取水,忽闻一声“哧”的破空声,一件硬物飞来,砸中他伸出的左手腕,却是一块小石头,闪电的左手腕无力地垂下,怒喝:“是谁!”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3-11-20 2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来要酝酿这栋楼了,大家闪开~~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横着进来消灭0回复~ 随手把沙发顺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哈哈,你整天想把洗脚水折现成银两  为吟风量身定制臭起来真是太妥帖
哈哈哈,这人太可怜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报老头,你想笑s我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36 | 显示全部楼层
吓得我,赶紧摸一下自己的黄色羽绒衣。。  刚吃饭到家,果断换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编剧的,一级棒啊。台词很搭,很应景~我就喜欢看那啥跟狗生起气来那一段,笑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想知道吟老板敲阿黄当时的表情是啥样婶儿的  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艾玛,报老头,给签个名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旱烟袋敲了一下癞皮狗的头~结果烟袋子掉地上咣当一声…好咧,老吟翻白眼直接炸毛了,大吼一声,叫个毛线,老纸没钱~~还  坏我烟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太好玩儿了,笑倒~
给报老头点赞 飘红 精华~看我崇拜的眼神 哈哈哈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2 23: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非与 于 2022-1-12 23:19 编辑

好久没笑得这么豪迈了,必须怒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4-5-18 12:07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2-1-13 08:17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板,来杯忘情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5-30 18:06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2-1-13 09:5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报老师的新作,赞叹一声,宝刀未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1-13 10: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老报师的新作。一声赞叹:宝宝未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2:00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2-1-13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了老报师的新作。一声赞叹:宝宝未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9-12-8 12:00
  • 签到天数: 1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22-1-13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复制粘贴的啊喂,为什么宝刀变成了宝宝?可爱是可爱了,可是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要怎么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4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非与 发表于 2022-1-12 22:52
    我想知道吟老板敲阿黄当时的表情是啥样婶儿的  哈哈哈哈,乐死我了
    艾玛,报老头,给签个名呗

    吟老板是悲愤加不舍,痛在心上,不签不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4 00:02 | 显示全部楼层
    空桥 发表于 2022-1-13 08:17
    老板,来杯忘情水,

    空兄这是想看破红尘哇,哈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4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南草萋萋 发表于 2022-1-13 09:55
    读了报老师的新作,赞叹一声,宝刀未老!!!

    凑字凑字,哈哈,要水坛热闹了,有灵感才能续下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4 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指含香 发表于 2022-1-13 10:41
    读了老报师的新作。一声赞叹:宝宝未老~~~

    俺好久不写文字,灵感不够了,还是含香功力精进,诗笔俊朗利落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22-1-14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千月 发表于 2022-1-13 16:26
    我复制粘贴的啊喂,为什么宝刀变成了宝宝?可爱是可爱了,可是气吞万里如虎的气概要怎么办?

    复制的没诚意,水坛热闹了俺才能气吞万里如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备2021032776号 )

    GMT+8, 2024-3-5 18:22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