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510|回复: 7
收起左侧

[散文] 【卫旭峰作品】陕西方言故事:儿时的记忆:赶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发表于 2022-3-25 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集》

    卫旭峰 2022.3.22

          说且(起)“集”这个字再普通不过咧,既不生辟,又不难人,意思更好理解。愚人只所以说它,主要想啰嗦的是对几个镇店 “集市” 的回忆。“上集”本是很有地方特色的民间风俗,但全国各地叫法不同,云贵川一带称之为“赶场”或“赶街”,也叫“赶圩”;湘赣桂粤称为“赶墟”或“赶闹子”,东隔壁河南则叫“上街”。不论咋样叫,奏是通过这种方式把老百姓从四面八方拢聚到一块,互相交换着生产所需和生活用品。

        这事还得从儿时说起。旧社会至八十年代前,“集市”在我的记忆里作用大的很大的很!离咧“集”奏乍现在手机没信号一样的急人。加之当时的统购统销、食堂化、票证供应、物资馈乏,交通不便、通讯落后、信息闭塞等等,乡下人只能通过“集市”这个老祖宗的高深智慧,创造岀带有浓厚民俗风味的办法,实现自己的日常之需,既繁荣了市场、又发展了经济、还方便了百姓们的吃喝拉撒,何乐而不为呢!

         对乡下人来说,“集市”这个名俟(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的家乡长安具(区)的人可不是这哈叫呢,只叫一个字“集”。有人问,今个是啥日子,有“集”么?这哈是最地道、最接地气的叫法。我村子通往郭杜镇“集市”上的大路,老先人奏给它起(取)名“集路”,言下之意奏是“上集”弃走的路。如果在这做农活,别人问,你在阿哒(那里)呢?我在“集路”哈锄地呢。小时候一听到大人要到“集”上弃,奈可是我最爱听的话,早早奏且来,用眼窝来回看着父亲的行动,唯恐不拎我,幼小的心灵不是操心买不买啥,而是“猫吃浆子光在嘴哈挖抓呢!”(馋嘴的意思)。

         到“集”上弃有好几种叫法,有的人把“上集”叫“赶集”,我今打算“赶集”弃讶!这肯定是城呢人或者是吃商品粮的人。这些人都拾掇的洋气,眀显跟咱乡呢人不一样么,奏连脸上的喔皮都比咱细和的多,又擦的这擦的奈,还喷的水水啦啦的润脸呢,临出门还要立到“穿衣镜”前头,左一顾右一看摆扎过来、摆扎过弃看修整的乍个像。八十年代以前,由于城乡的贫富差距太大,见咧面不问三七二十一,奏能看出来你是城呢人、乡下人、或者是山里头的山民。换句话说,我奏怪咧奇咧,脸上乍刻字着呢?搭眼一看:工人么!农民没嘛哒!喔像是个山娃么!我年轻时也试和着捯饬(制作)了一身新衣裳,但不管乍样收拾(打扮),咱喔农民的样子、农民的皮、农民的喔睦样还是去不掉,总觉得有点“侃头子”样儿。现在好多了,改革开放把农民、山民也都解脱咧。也能出弃打工咧!吃的喝的副食啥咧的都宽展(富余)的多咧,收入也比过去高咧。山货也能换钱咧,洋伙地方还能办个农家乐,用山里头的野菜、土鸡蛋啥咧的把城里的人哄的闻文(快)的。城、乡、山的这“三类人”原有的时代标签已经被发展的冲击波淹没的无影无踪了。“赶集”这哈叫可能是个学名,电影电视剧里也是这哈叫呢,这也不奇怪,但庄稼汉听上弃总觉得还是有一点点别扭,不乍样顺耳。

        乡下人都叫“上集”,比如说,咱俩今“上集”走,你弃不弃。这哈叫如同老陕吼一板捞口(悦耳)的秦腔,“窑门外拴战马将心疼烂,妻望夫夫望妻擦泪不干……”。听着舒服,囊和(好),顺口,也很己常(亲近)。“上集”本身听着奏很惬意,寓意也是人往高处走,所以还是“上”字好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有“集市”,奈奏得有个固定的日子,一便人们“上集”有个准头。两京城南各镇店的“逢集”日子一般都用的是农历,有三、六、九的,二、五、八的,一、四、七的,还有逢双日子、单日子或礼拜天的等等,日子相互错开,今上个这“集”明还能上奈个“集”,有了众所周知的“逢集”日也不至于扑个空,把人失哝(误会)的上咧个“背集”(不是逢集的日子叫背集),另外“背”字也不吉利讶!比如今年生意不好叫“背”咧!不小心被小偷光顾咧也叫“背”咧!奏连打麻将输了钱都叫“背的很”。你说谁还敢上“背集”呢讶?

        城南最大的“集”奏算是引镇的“集”了,奈可是个全天“集”,从清早一直持续到日落。虽然大,但弃一回“叫街”(远的意思)的很。临近的蓝田、柞水、镇安三县的老百姓都上这个“集”。每月农历的三、六、九为“逢集”日。各式各样的山货、粮食市,大牲口市,木头市、卖硬柴(劈柴)的,菜市、药铺、寄卖所、照相馆、肉架子,剃头担子、钉眼镜的铺子,修脚的、小炉匠(旧时锔补铁锅、修理铜锁等行业的手艺人)、焊烟袋焊壶焊脸盆的、启刀磨剪子的,醪糟打鸡蛋的、大油(猪板油)炒调粉的、卖饸饹、温面摊摊、牛羊肉杂碎汤泡馍、支着炸油饼油糕麻糖(麻花)的油锅、合作食堂的红肉煮馍、炒肉片煮馍,布匹行、副食、日杂、百货、生产门市部、打酱油醋的、酒坊、大料调和,缝纫部、卖破旧衣服旧鞋的,杈把扫帚、铁匠炉子、掌炉子(给骡子马钉掌的),提着鸡笼卖鸡鸭的、卖逮老鼠笼笼夹夹的、卖老鼠药的,顶石头耍把戏的、摇会的、说书的、帮人写书信的、算命打时的、套圈圈的、卖糖葫芦的、捏面人的、耍鸽鹁(鸽子)的、卖架子车上装的,等等。八口气也说不完,不说咧,说的多咧怕人烦!

        我村上的老人还肯说,“你包(别)召(着)急,你得是急着弃“引家卫”发扫帚弃讶!这话给我的感觉好像是个噘(骂)人的话。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是啥意思,难道说是因柞水镇安从山里头拉来的扫帚多的不成?把引镇叫“引家卫”还有个典故,相传唐太宗李世民有兴驾临此地围猎,迷失方向,皇宫大臣们差人从此地找回太宗引驾回宫,因而留名“引驾回”。鸣犊镇还有一个村叫“马嘶坡”,说是皇宫的马群走到这里猛地嘶叫了一声而得名。雁塔区还有个“等驾坡”,意思是皇宫的文武大臣在此地迎候太宗大驾回府,虽然是传说,但多少还是有点因由。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把“引驾回”转音成“引家卫”咧,这些都还有待考证。我上引镇的“集”还是和老舅骑自行车买壳(ke)郎猪(半大子猪),揹的是干馍,八分钱一碗的素面都舍不得吃,当时乍奈可怜呀!也实在没办法啊!现在想且来心酸的很哪!

        杜曲镇也有“集”,相对引镇来说还是场面小,上“集”的人也少,俗称“露水集”,意思是甘早(早晨)露水哈弃咧“集”也奏散咧。“集”上交换的物资种类也比不上引镇的“集”。

    王曲镇的“集”也不大,一到hang(下午)逛“集”的人奏稀哄不拉的(人少)。旧社会流传的一段顺口溜,“子午黄良,喝的光汤。细柳五泉(五星),天天过年”(黄良属于王曲地区),只能说是王曲大圆呢(周围)由于自然条件稍差,显得有点穷酸。现在的王曲可不是过去的王曲讶,常宁新区基本上全覆盖,高楼林立,通讯学院、陆军学院、张学良公馆,黄甫军校第七分校旧址,关中民俗博物院,五台古镇,常宁宫休闲山庄等等,不是一点的洋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韦曲镇的“集”由于是县政府所在地,时过境迁,集市地点频繁调换,我记着奏能换三四个地方。加之离郭杜镇的“集”也较近,幅射范围受到限制。人们不费吹灰之力奏进咧省城了,既把东西置办咧,又把省城逛咧,所以“上集”的人相对奏少,“集”市奏很一般了,更谈不上特色了。

        郭杜镇、斗门镇的“集”还好一些,这两古镇可是长安县(区)的“白菜芯”(好地方)。奏连小伙子订媳妇,姑娘找婆家,这两镇店也是首选之地,人人向往、呱呱叫的地方。“集”上很少有卖旧衣服、乱七八糟不值一提之类的东西,交易的物品也比较时尚,属于城郊型的“集市”。过去城里边一些生产日用品的企业也拉着自己的产品来“赶集”促销,也给“集市”增加了热闹和花色品种。

        上“集”的人衣着打扮也比较讲究,衣裳的布料瞎好到“”无所谓”,但奏要拾掇的干散利落,叫人看哈精干麻利。特别是年轻人,免得人说麦没黄呢奏“蔫”了。更不要象在农业社呢做脏活、淘井、刮水茅化(厕所)喔样子,哢的脏嘛咕咚的,没个人样。

        娃娃们叫“逛集”。他们弃咧因人碎没有钱,“口袋一揣,见啥不买”,图的是跟着父母一儋(一块)弃混着给嘴过个生儿(生日),捎带着叫父母再给买个连环画小人书之类的最爱或耍活子(玩具)等,晌午饭咥一碗红肉煮馍。我记着儿时一个叫“蚕娃”的童伴,他爸为了叫他上学回来给猪多挑(拔)些草,承诺在“集”上给他煮一碗肉吃。结果他爸也兑现了承诺,“蚕娃”却极不乐意,你说是给我煮一碗肉这才三四旦肉,你咋哄我呢!其实并非他爸哄娃,一碗红肉煮馍奏是三几旦肉,关键是他爸只说煮一碗肉而少说一个“馍”字造成误会,至今都被传为笑柄。

        姑娘们叫“浪集”。奈个时穿衣裳要“浪集”得先把自己好好捯饬(打扮)捯饬,走到人跟前也能显摆一哈。上身穿的花里胡哨,下身配上“阴丹士林”布料的裤子,酸精的很,脚上蹬着自己亲手做的白毛千层底子的黑登草绒(条绒)带带鞋,特有朝气的“剪发头”,流海剪的齐噌噌的,梳的油光油光的,能跌倒蝇子滑倒虱,形象一哈奏出来了。还有的姑娘貌辫子搭到尻旦子上头。瓜子脸、杏仁眼,皮肤如雪,身子窈窕,端庄大方,格外的显眼,走起路来一阵风,辫子在尻旦子上左一摆右一摆,惹的小伙们心呢呼持呼持的扑腾呢,如痴如醉,出气都粗咧,心跳都加速了。姑娘脸上再擦一毛钱奏能抄一瓶瓶的“雪花膏”,闻着cuan香cuan香的,奏连巴黎皇后的香水它都比不上。手抹上凡士林油,滑光滑光的润的很,盈盆大脸的,细皮嫩肉的,柔软纤细,标准的处女座,原生态漂亮村姑的形象,逗的小伙们不由得挖眼挖眼(目瞪口呆)的看着目送姑娘的背影,狠不得多看几哈(下),给眼窝多过几个生儿(生日)。由于只顾回头脖项(子)都扭伤了,一致成咧歪脖咧。反正只要逢“集”,集集都有风景线,时时醉倒男子汉啊。 姑娘们才达到目的了,喜出望外。奏是要这效果!借着“浪集”的名,卸掉平时父母束缚自己的枷锁,走出闺房,开开眼界,把自己好好解放一哈,图咧个“集”上人多,凑个热闹。关键是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说不定还能瞄上个如意郎君,掐定终身。和唱戏一样,这才是该唱的“本戏”(正事)。

        媳妇婶婶们弃有事没事的叫“跟集”,买些针头线脑锅碗瓢盆,或者扯二尺白洋布沿个鞋边边。量几尺哔叽呢、卡叽、织贡呢,给外头家(丈夫的尊称)做个衣裳啥咧的,讨得男人欢心。但只要弃“集”上咧,没有不吃凉皮的,秦头(渡、镇)的米面皮子奈可是绝无仅有远近闻名的美食啊!筋、薄、细、釀,再配上用灰陶瓦盆生的豆芽菜,祖传密方的汁子水水,稀溜溜的油泼辣子等调和,只要看见咧,不吃都流哈喇子呢!过去也没有餐巾纸之类的用,凡是从“集”上回弃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红嘴唇的。有时一不小心还给衣裳上溅几个油点点,回到村呢有人奏问今得是咥皮子来咧,她说没,人家奏说,你都挂咧望子(衣裳上洒的油点)咧!还哄人呢!

        妈妈、奶奶辈分的人叫“上集”,先一天奏叫隔壁邻神(关系好的人)的手巧人用双股洋线交织在一起拔后脖子上和额颅盖(额头)上的汗毛,这个办法叫“挣”(拔掉)一哈,七八十年代以后都看不到了。头(念sa)上搭拈个手帕、大襟衫子,裤腿哈头(下边)用一条布带扎紧奏不钻风咧。一身乡下妇人的形象。手里提个“气死猫”或“五升”竹笼子装东西用,也能扎个上“集”的势。三五成群边走边谝,东家长,西家短,我今在“集”上想买个锄锄,她今想买个甑篦子呢……。其实买啥不买啥都不重要,关键是弃咧奏能卖个眼,开开心,活动活动身子骨,再吃个平常在家吃不上或舍不得吃的零嘴啥咧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伯伯爷爷们叫“到集”哈弃讶。早早叫“屋呢家”(对妻子的雅称)把早饭给做着一吃,撂开腿,乘十一号汽车尻子朝东面朝西,头上戴个竹帽子,早些年还有背搭连(类似于单肩包)的,一到街上这家看看,奈家转转,买一样东西要货比三家,物美价廉。牲口市上买骡子、马和牛,非得行家去不行,原因是不光要看是否健壮,有撂蹶子踢人的瞎毛病没,还要看能不能认出几个“牙”,也奏是看几岁了,如不然买回弃个老bia奏失塌(坏咧)咧。羊和猪市,特别是买壳郎猪,不但要条条好(体形好),买回弃还要口燥(好养)。木头市以及买卖一些大件东西奈个讨价还价方式,真可是一门绝活。买卖双方中间有“牙家,学名叫牙侩”(旧时集市中为买卖双方撮合生意并抽取佣金的经纪人),把宽松的粗布袖子往出一甩,手往进去一缩,或者用草帽子给手上一拈,奏(就)和卖家开始撮合价格,也奏(就)是捏指头的哑语。“这个的整、这个的零”。“你这叫胡咥呢么!搓(差)的胡(核)大”,“我看是这、把整的打开、再给你捎带个这数,咱做成咧!”奏这样来回讨着还着,旁边懂行的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懂行的人听的是一头雾水。现在回想起来奈个办法还是科学,既简单、又保密,自家生意不成也不影响别人家,又免得不劳而获的人拾个“活查”(旁人把价格既将说成他略微加点钱抢走生意),现在没人会弄了。

         要说最有名、最全合,最值得上的当数秦头(渡、秦镇)镇的“集”了,邻方大圆(周围)的人叫“秦头街”。确实是琳琅满目,应接不暇,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买不到的。奏连“硬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的时代里,统购统销、票证供应的特定时期,该“集”也是样样不缺,布票、粮票、肉票,棉花和粜(tiao卖出粮食)包谷麦子的全都有,叫“黑市”。这些票证和物资都是国家控购政策不允许上市的,号称“资本主义尾巴”,交易特别的要小心谨慎,尻子后头都要长眼窝,搞不好叫工商局的“集市”管理员逮住咧奈奏连根烂咧,“伤咧夫人又折兵。”

         秦头(渡、秦镇)镇周围十幅八里的人把“上集”都叫我今到“街呢”弃讶!远路客人还听不懂,不知道啥意思。“上集”也罢、“逛集”也罢、“浪集”或“赶集”也好,一到晌午,奏到咧喂sa(头)的时候咧。各种各样的小吃五花八门,看的人“西瓜地呢挑西瓜,越挑越眼花”,都不知道吃啥好!皮子、油糕、油饼、炒调(凉)粉、醪糟打鸡蛋、饸饹、甑糕、红肉煮馍、羊杂碎煮馍,要上档次的还有米饭炒菜等等,最让人放心的是不论啥吃货都没有“添加剂”,更不可能“缺斤少两”或“上当受骗”。

        穷汉人、可怜人还有揹馍“上集”的呢,看阿哒(啥地方)有面馆子弃混着舀一碗面汤泡个馍,虽然寒酸但也是个办法,穷人哄饱肚子也奏行咧,还讲究啥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子比较好的人奈奏是借“上集”下个馆子改善一哈,吆喝一声“堂倌”(旧时服务员的代称),给咱来一碗“红肉煮馍”,其实奏是花两毛五分钱的消费,这在经济相当拮据的计划经济时期已经是很奢侈的消费了。

         经济比较宽展的人不但下馆子,还要到酒坊打二两散酒,翘着二郎腿坐在长条板凳上笑咪咪的端着酒盅,用嘴抿着喝,还吱一哈响一声,奈个香劲呀象似神仙过的日子。一边再扎着烟袋抽着硬旱烟,逍遥、品麻(悠闲享受)自在的小浅(小酌)。奈才叫个谄和(悠闲)潇洒,真是胜过“七品官”啊!

        还有家道厚实的人,见咧啥尝啥,样样都品。人常说“有福不可重受,油饼不可夹肉”,但人家奏硬是把“肉盒”吃咧,这不奏是“油饼夹肉”吗!看来不管啥时候还是要拿“银子”说话,这奏叫“有钱能使鬼推磨”!

        邻村一个外号叫“墨窝子”(经常戴的墨镜)的乡党,日子殷实(家底厚实)的很,又舍得,还义气的很,但奏是说话粗的“争怂”,奏乍蒸馍馍碱大咧——“燥”咧。奈个时能下且炒菜馆子的都是有钱人的时尚,借“上集”的由,叫上三五知已咥一顿上档次的。一到响午端,“黑窝子”带上狗胜、赖娃子、毛蛋还有黑熊等弟兄们大摇大摆地进咧一家饭馆子门,穿的男不男女不女的,剃个光葫芦sa(头),光奈个样子奏把人哈失哒咧,势扎的牢叨的很。吆喝一声,服务员,把菜单拿来,让我瞧瞧!一般的客人只会说让我看看,人家“墨窝子”没文化还爱拉个有文化的腔调,这不奏是“操娃头”(乞丐)把馍叫饼呢,名时(词)还釆的高的很,高喉咙大嗓子喊,来个“四莱一汤”!服务员纳闷,我这没有“四菜”,“一汤”还没说出口,只见‘墨窝子”把墨眼镜一卸,皮气大发,你们连个“四菜一汤”都没有,还在这大的“集”上开馆子呢?休咧你的先人咧!奈有啥?服务员胆战心惊小心翼翼的说,老哥你要的四菜都是啥莱?我们这有莲菜炒肉、蒜苔炒肉、烧腐竹、芹菜炒豆腐干、韭菜炒鸡蛋……,汤类有丸子粉丝汤、酸辣肚丝汤、鸡蛋汤、烩三鲜……,都在菜单上写着呢,看你都点啥?我们保证让你几个弟兄们吃个满意。“墨窝子”这才稍有理会,并立马收起好像要寻衅滋事的面孔,含带着一丝丝微笑,逐个点了菜和汤,又点了一盘油炸花生米凉拌黄瓜啥咧的作下酒菜,又嘱咐打咧斤半散西安白干酒,几个人窄楞仰绊的坐哈,哥俩的好呀!五魁首讶!六六的顺呀!脸红脖子粗的开始猜拳行令了。聒噪的满堂客人忍气吞声,不好言语。店主人更是“法他妈把法死咧,没法咧”,一看喔势,谁还敢说讶!谁叫咱做生意的人辈分低呢?

        还有人“上集”弃(去)吃油糕把脊背烧了,油糕太热糖稀流到胳膊上,烫的猛一抬胳膊,不想抬得太高把糖稀流到脊背上咧。一是说明吃的少没经验,二是油糕确实是炸的好,糖多皮薄,皮皮酥脆,瓤瓤香甜。现在很难吃到过去油糕的味道了。秦头(渡、镇)“集”上的油饼也是一绝,足有蒸馍的重量,皮香肉厚,吆喝的词奏(就)是,来咧!“软和的热油饼”!串上几个!光这一声吆喝的腔调,不吃都不由你。炒调(凉)粉、醪糟打鸡蛋、瓤饸饹各有特色,老少光顾,妇孺皆宜,吃的地道,口留余香,第二天连口都不想漱,怕把香味漱掉了。离开了秦头(渡、镇)吃不出来这些吃货的味道。蜜栈甑糕筋道、黏糯还不粘牙,吃毕给老人或孙子用莲叶包一份献个孝爱之心。红肉煮馍,吃呀里边坐,掏钱不多,吃个煎火,肉肥汤汪,不问自香!奏连如今秀才设计的广告语都没有这么好,这么接地气。说句不当说的话,现在是年没年味、会没会味、肉没肉味、菜没菜味、市没市味、“集”更没有”味咧!是否是受到生活工作的快节奏影响,是否是一切“向钱看”?看来还得好好寻找答案才是。

          “集”上卖东西吆喝声最“干板”的非卖老鼠药的莫属,简直奏象表演脱口秀一样。敲的锣锣打的磬,声音洪亮,既压韵又朗朗上口,摊位摆上好多老鼠尾巴喊叫着,上你的炕,爬你的床,咬坏了你的“的确良”。冬咬棉,夏咬单,五黄六月咬汗衫。东屋里跑,西屋里跳,咬棉裤,拉棉袄,弄的满屋跳虼蚤。爬锅台,上案板,踢烂盘子蹬烂碗。老鼠精,老鼠能,不要梯子会上棚。咱这是个“三步倒”,你不买,他不买,老鼠在家谈恋爱。咱这药是中国造,外国大楼买不到。不管买不买,听着都是一种享受,既除了“四害之一”,也热闹了“集市的气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2-6 17:52
  • 签到天数: 18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22-3-25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剃头担子在“集”上奈也是一绝,大部分没有固定地点。平时走街串巷担着剃头担子游转,一到“逢集”奏在人多的地方安营扎寨,担子一头是长方形的凳子,下面有两个抽屉,放着剃头刀子、剪子、刷子等工具,既存放工具,又能作凳子坐,一取两得。另一头即是铜皮脸盆下面用煤炭、包谷轴(包谷芯)或硬柴生的火炉子烧水以供焖头使用,架子上挂着毛巾、围脖布和滗刀子的长条滗布。估计“剃头担子一头热”的俗语奏是这哈叫出来的。剃头先用煎水焖数分钟后开始剃,顺剃三遍,倒刮三遍,把sa(头)刮的嘣亮,像五百w灯泡一样。刮胡子刮脸非常讲究手艺,刮的之前“老把式”要先拿上剃头刀在长条滗布上噌噌来回滗几下,一是刀子锋利,二是等于给刀子消了毒,请客人放心使用,下来要把额部、面部、后脖子、双嘴唇上、喉咙部位的绒绒汗毛全都刮掉,用剪子剪掉鼻孔的鼻毛,最拿手的是用刀尖刮耳轮挖耳朵窟窿,痒痒的特舒服过瘾!最后一道是用双手按按头皮、捏一捏肩、揉揉太阳穴、按一按眼窝眶子、揪一揪耳朵、捶捶背、再抹些雪花膏,真是一改蓬头垢面,换来春风得意,脸光如锦缎。取掉了脸上的死皮,身上的疲倦乏气一扫而光,真是办咧个“头等大事”,剃头亦修身啊!光会这些还不是全挂挂把式,看谁家的娃哈巴(下巴)掉了(脱臼),谁家的亲旦旦胳膊掉了(脱臼),这哈一拧,奈哈一扭,再连推带扽的咯嘣响一哈,安好咧!娃娃的父母、爷爷奶奶笑的合不拢嘴。奏这,还分文不取,免费啊!

    水晶石头茶色眼镜在秦头(渡、镇)“集”上奈(那)可是个仅有的亮点。乡下有讲究点的男人谁没有一两副石头眼镜,但真正要买一副好眼镜还是不容易。先看是白片还是带色的,白片便宜点,带色的要贵一些,尽管贵,还要看几个色,一般半个色为宜,戴上要让人看到你的眼窝,色太浅不遮太阳,色太深天阴了光线差,见咧人不卸眼镜也不礼貌,还会给戴个“势大”的头衔。下来再看眼铊的薄厚、轻重、大小、有水没水、水花的多少,水花欢不欢,有无瑕、棉,挡眼不挡眼,硬腿子还是软腿子,钉的铜架子还是硬腿框架子,架子是一般料还是玳瑁料等等。这可不是平庸之辈能办到的事,非得请个把式(懂行)不行。秦头(渡、镇)西街奏有百年老店的“眼镜铺子”。奈个时多有家底厚实且爱修饰讲究的上等庄稼汉光顾。铺子里不光卖眼镜,还修眼镜,特别是可修过去瓜子软腿子的老眼镜,也叫“钉眼镜”。如今可能是西省(秦镇的人过去把西安叫西省)眼镜界里的绝无仅有,关中道上的一枝独秀。

    随着现代文明的飞速发展,古老的“集市”也应历史车轮不断更新,相继出现了“物资交流会”、“农贸市场”、“超市”等新时代的交易方式,也可以说是古镇悠久“集市”的翻版,老百姓的生活起居方便多了。不过在传承的过程中还需要不断的完善,温古而知新,使其更贴近人们的生活。笔者认为,可否在名老古镇恢复老旧物资交易形式的有偿表演,把骡子马,猪牛羊以及过去“集市”上的样样束束都弄到来,传承民风民俗,以致我们不留遗憾!让我们的子孙后代们弯下腰把祖辈们的生活点滴捡拾起来,以此宏扬传统的“集市”文化,用现代文明带动古老民间活动,使其有机结合,相互交融,不适时机的对民间农耕风俗的“集市”文化尽快的加以抢救和保护,同时是否可以成立地方性的民间组织,研究推动古老“集市”的健康发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4-5-30 18:06
  • 签到天数: 13 天

    连续签到: 5 天

    [LV.3]偶尔看看II

    发表于 2022-3-26 10:2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篇长文述说一方土地的风土人物,亲切,温暖,那些帶着浓浓的乡土气息的语言恰如就在身旁述说,谢谢卫先生帶来好文,读一遍不够,待再读,细细品味領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22-4-15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读一遍既然不够,那就多读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备2021032776号 )

    GMT+8, 2022-8-10 17:05 , Processed in 0.04680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