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唐诗宋词》 返回首页

不速客的个人空间 http://bbs.shiandci.net/?117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散文随笔】醡浆草

已有 304 次阅读2010-4-26 15:37

醡浆草是最普通不过的小草,随处都能见到他的身影。三片倒心形的复叶,由一细长的茎顶着,柔韧易取,正是孩子们用来斗草的好材料。含有酸味的茎叶,又引诱着馋嘴的孩子们经常去品尝,因此,他只不过是一个人童年时的好友,成长后不屑一顾的路边野草而已。

我对醡浆草的内涵开始真正的理解,是在阳台种花养树后。我原先的住房狭长阴暗不通风,自然养不了花花草草,改革开放后,儿子为我夫妇买了套带阳台的住房,也让我过了把种花养树的瘾。

种花养树,其实和培育孩子差不多,是很难掌握一个度的。缺少阳光水分,花木生长不了,过多的阳光水分,花木同样也生长不好。慢慢地,我发现有一种草,无论干旱积涝,肥沃贫瘠,他都长的繁茂茁壮,那就是醡浆草。他那纤细的茎上,顶着三片倒心形的复叶,昼开夜合,不枝不蔓,开春后,就会在碧绿的叶间伸出花枝,开出一簇簇或黄,或淡紫色的钟形小花,显得格外淡恬玲珑,婀娜多姿。

世界上的事,总是有一利必有一弊。草长的好了,盆中花难免露出不尽人意来。尽管醡浆草高不过二,三寸,也绝无和花木一争高低的雄心和实力,可花自有花的无奈:不得不遵循时令,一年之中,只能在命定的时日开花来展现自己的娇媚。而醡浆草,偏偏开了一拨又一拨,早开的,已经结出圆柱形的果实,用手轻轻一碰,就会自动卷起果皮,弹射出细细的种子。稍迟的,仍立在枝头怒放,惬意地迎风起舞。而初萌的花枝,正在含蕾倔起,且乐此不彼,一比较,竟让人觉得花木也不过尔尔了。特别是到了冬季,盆栽的乔木成了落毛的凤凰,只留些枯枝秃杈顾影自怜,可醡浆草还是我行我素,长得个欢天喜地,绿肥红瘦,他如此的肆无忌惮,当然会惹恼我的丈夫,于是对我表示了他极端的不满:“看看你养的花木,盆盆象老鼠尾巴。太懒惰了!要经常除草。养分都给草吸收了,花木还长的好吗?”

斩草要除根,对付醡浆草我自然不会手软。可是很快,就让我明白了他和其他的杂草不一样,因为用不了几天,他会在原地又长出一丛生机盎然的新个体来,如此反复好多次,竟勾起我的好奇来,决心要看个究竟。我用花锸打开土层,一看才恍然大悟,原来顶着复叶的只是他的叶柄,而以前除掉的也仅仅是这些无关大局的叶子,他那似小蒜瓣的鳞茎聚合成球状,正在土壤中毫发无损,自得其乐呢,并且,紧连着鳞茎的主根,吸足了水分,长成一个个小萝卜状,已开始为将来的旱季准备好充足的给养了,难怪他旱涝无忧,肥沃贫瘠不惧。我不禁为他这种自强不息,未雨绸缪发出由衷的赞叹,心想,也许,自强不息和未雨绸缪正是一个物种在大千红尘的立世之本,人类亦然。

 

                                  104月写于温州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备2021032776号 )

GMT+8, 2024-7-20 07:42 , Processed in 0.03474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