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唐诗宋词》 返回首页

不速客的个人空间 http://bbs.shiandci.net/?117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散文随笔】老人亭中的闲聊(三)

已有 283 次阅读2010-11-1 16:08 |

老年朋友们,当我们第一次拿起笔,想亲近古典诗词时,往往会被应该从何处开始,怎么下笔所困扰,那就让我们一起走近,看看先贤们是怎么做的,来个依着葫芦画个瓢,那会容易多的。

古典诗词和其他文体一样,都需要有一个主题,而且是主体越明了越好。当然,主题是离不开情,物,事,理的范畴,要做到写情情真意切,写物形神兼备,写事脉络清晰,写理理直气壮,那要先做到心中有数,接下来才会有的放矢,不会散乱。

我们在网上经常看到,一提起古典诗词的结构时,就会有人提及起 合的结构。什么是起承转合呢?让我们一起去拜读李白的“送汪伦”篇,起句写李白要坐船离开此地,承句“忽闻岸上踏歌声”,写作者在船中所闻,一个“忽闻”写出作者的意外,又给读者留下悬念:究竟是谁在踏歌?又是为谁踏歌?尾句“不及汪伦送我情”解答了大家心中的所有疑问,和首联形成呼应之势,转句“桃花潭水深千尺”是协调全诗的关键,使整首诗显得和谐完美,让友情之深度有个参照物而向更深层面推进。这诗就是起承转合的写法,主题是写朋友间的友情,由尾句来托起主题。从这首诗里,我们可以如此理解起承转合的结构:我们有了主题后,先围绕着主题写一首联,再写一句和首联相呼应,深化并突出主题作为尾句,最后写第三句进行协调润色,这种写法,不会松散,读者也容易理解,是可以借用的一种写法。

当我们拜读杜甫的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篇时,会明显感觉到古典诗词的另一种结构形式,两联四句的分量相等,一句一景,四句共同营造了一个立体空间,让读者见画见色,闻声触物,他的主题是很明显的,就放在诗句上面。同样是这种结构,有的人又有另一种写法,如王之涣的“登鹳雀楼”,首联写所见,尾联写所思,而协调全诗,突出主题是由诗题来完成的。郑板桥在“山石”中,却把主题放在第一句,开宗明义就来个“咬定青山不放松”,以后三句围绕着这句,为强化这句而写的。由此可见,古典诗词的结构并不拘泥于某个定式,而是为作者心中的那个主题服务的。也许,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诗无定式。

绝句全篇只有二十多个字,要想容纳较多的内容而又要让读者读懂他,的确很不容易,而祖咏的“终南望馀雪”很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终南望馀雪”是唐代一次应进士试的试题,按唐制规定,应试诗为六韵十二句,而他却只写四句就交卷了,问他为何不写完,他答:“意尽”。在该诗题里,最难展现的是“余”字,作者的首联“终南阴岭秀  积雪浮云端”只是写出终南山北边山顶上的积雪,不见余雪,第三句“林表明霁色”一个“霁”字,马上把首联的“积雪”变成了余雪,同时由于林表大面积雪的融化,自然引起“城中增暮寒”。这首诗能够让我们学到很多东西,首先是意尽了就不要添蛇足,添了会使之松散。同时。该诗驭字平易贴切,第三句的“林表”一词,写的是林表,而读者却会看到林表下面的余雪,真是个处处有余雪啊,如此切题的诗句,就如吃橄榄一般,初入口只觉得可口,越品越觉得齿颊生香,令人爱不释手。

老哥老姐们,在我们写古典诗词时,会想尽量向三气靠拢,并由此派生出要避开的三气来,我们不可不知:我们想要靠近的三气是豪气,秀气,书卷气,要避开的是江湖气,闺阁气和墨气。

先贤们留给我们很多展现豪气的手法,如:苏轼在“江城子  密州出猎”中有“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 右擎苍”句,是用“牵黄”“擎苍”的动作来展现豪气。在“念奴娇  赤壁怀古”中有“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句,是用对历史高度的概括来展现豪气。在“水调歌头 明月何时有”中,是用天马行空的思维,向苍天发问:明月何时有?来展现豪气,总之,先贤们留给我们的豪气诗句太多了,而且所有的豪气诗句都倚之有物,一旦豪气失去所倚赖的载体,就会变成“万岁,万岁,万万岁”一流的空洞口号,任其发展下去,会变成我说了算的江湖气,不可不防。

风花雪月是古典诗词中常见的物象,于是先贤们也留给了我们许多饱含着秀气的诗句,那些让我们见画见色,闻声见物的诗句都属此类。携带秀气的诗句一般都展现清朗迤逦的情事,可有时也并非如此,比如马致远的“天净沙  秋思”,此诗的主题是写断肠人在天涯,因此,作者用“枯藤老树昏鸦,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等一组物象,来塑造一个漂泊天涯人的凄怆,悲凉情调,用“小桥流水人家”的宁静,安详来反衬,使之增加凄凉气氛,但是就是这句,却以天生丽质超越悲怆,给人无限的温馨和想象,成为历代山水画大师们永恒的追求。只是秀气讲究的是恰如其分,不能过,一过就会显得弱不禁风,像一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美则美矣,用则无用,不可不察。

书卷气是每个作者,每一首诗所追求的,这需要博览群书,巧借妙用,只是所用的典故大家都能明白才好,因为所写的古典诗词是给读者看的,懂的人越多,也就会拥有众多的读者。若用冷僻的典故来展现书卷气,只有很少数的人,甚至只有自己才能读懂他,那就带上墨气了,久而久之,真的会变成一个孤家寡人的,我们不可不避开。我认为还有一种诗联也应归入书卷气,就是从自然界和人类社会中提炼出来的诗联,因为自然界和人类社会是地球人人人都在阅读的大书,只有读懂这二本大书,从中提炼出合情合理的诗联来,古典诗词才能川流不息,与时俱进。

老哥老姐们,林林总总地聊了这许多不知天高地厚的闲话,也该结束了,最后,我把前些年写的一首“老莲”送给大家,与大家互勉。

                 老莲

    蓬凌叶浪波波碧   风摆荷花点点红

    莫道年高无是事   老莲携子放华浓

 

 

                 1010月写于温州
1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通假字 2011-5-27 20:55
深感受益,谢谢
回复 文北后主 2011-7-18 19:37
通读两遍!代回去再读!谢过先生!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备2021032776号 )

GMT+8, 2024-7-20 09:03 , Processed in 0.03619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