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唐诗宋词》 返回首页

不速客的个人空间 http://bbs.shiandci.net/?1172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散文随笔】轮椅时光

热度 1已有 403 次阅读2014-6-26 17:47 |个人分类:随笔| 轮椅, 散文

轮椅时光

 

 

俗语说,人到老年,病就会自己找上门来,此话真的一点也不错,一过古稀,很快就品尝到百病的滋味了,近日更是变本加厉,无缘无故地膝盖造反,不红不肿,却疼痛的厉害,万分无奈,只好坐上轮椅。

轮椅时光是什么滋味,恐怕只有体验过的人才会明白。疼痛使脚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要想抬高半分也需要两只手的帮忙,一个一贯自理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形,真的是显得加倍的无奈和凄苦。

人是不能动弹了,只能趴在轮椅上看电视,脑子一片空白,手中的遥控器本能的,不停地变换着频道,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心中深深的充满了懊恼。

都说文字有时会成谶语,曾写过一篇“沙滩上的前浪”,现在竟然成真,人就像那沙滩上的前浪,赖在轮椅上不能动弹。早知如此,我也就不写了,唉!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再后悔也白搭,只能依靠自己寻找平衡点,走出那心灵中的阴影。

人那,是多么的可怜,我一贯告诉孩子们,在顺境时要看到不足处,在逆境时要寻找希望的萌芽,可轮到自己,就一切多显得那么无力苍白。

在浑浑噩噩中,我努力保持一丝清醒,那就是必须要有一份平常的心境,这是老年人治病的首要条件,甚至和药物一样重要。我努力地寻觅,那能够让自己保持心情愉悦的原点。

上帝创造了善,为什么还要创造恶,那是因为有了恶才能够彰显善,人们知道了恶之所恶,才会去追求善之为善。正如富翁是同赤贫比较的结果,高官是和庶民由社会地位的对照才产生,这就是世界万物之所以得以确立生存的总纲。那病痛呢,只有病痛,才让人明白健康的幸福,我入世七十多年,从没有像现在那么明白无误的触摸到,幸福一直就生存在我的周围,没有离开我半步,直到病痛来临。

上帝把一扇门关了,必定会为他打开一扇窗,那么这次上帝为我开的窗在哪里?我苦思冥想,孜孜不倦的寻觅。

在一个万籁俱寂,月色朦胧的午夜,突然间上帝让我看到了浓浓的亲情:正是由于病痛,女儿夫妇接我二老到家,为我们安排饮食起居,儿子夫妇,不顾上班的辛劳,下了班还来陪伴照顾我们,丈夫更是24小时不离身旁,递茶倒水,自然不在话下,让80多高龄的他,拖着我70公斤的身躯上卫生间,实在是真的难为他了。平时,这些平平常常的普通事,总以为是理所当然的,被我忽视,只有当我坐上轮椅,不得不接受他人的帮助时,才明白,浓浓的亲情,就蕴藏在这普通和平常之中。

在亲情的帮助和鼓励下,到医院抽出了满满的一针筒积液。真想不到,在不红不肿的表象下,膝关节内竟隐藏着这么多的积液,此后,病魔开始退却,关节也慢慢的恢复了机能。

我想。平时在生活中肯定存在着许多闪光点,只是太平常,往往会被自己所忽略,等到困难逆境来临时,我们才会发现这些平时觉得微不足道的平常事,其实是人性中弥足珍贵的品质,值得我们去仔细收集,小心珍藏,也许,这就是轮椅时光给我的丰厚的收获。

 

 

                         

 

可能是坐了轮椅,整天的活动量明显不足,其后果是晚上失眠。夜晚不比白天,疼痛和失眠大有风助火势,火添风威的韵味,为了抵制他俩的威力,唯一的方法是放飞思想,用思维让躯体暂时忘却他们的存在。

命运,命运是什么?什么又是命运?我努力的思考,希冀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六零年高中毕业,一场无需阅卷的高考就轻松地决定了一个人的命运。

我的祖母是地主成分,加上大伯父和爸爸客居台湾,在那查三代,讲出身的年代,我自然是等外公民,也就认命了。恰巧当时课文中有“春蚕”篇,其中有一个小寡妇叫“荷花”,在“老通宝”的眼中,荷花是个极其不祥之人,谁要是和她说话都会沾上晦气,很快,同学们在暗地里称我为荷花,想想也是,在那个时期,这“荷花”倒也是实至名归。

同学们没有明目张胆的公开叫,我也装聋作哑的假装不知,只是暗地里求索谁是始作俑者,后来明白,原来是一位政治上绝对可靠,班级里的唯一的一位党员,学生会干部翻阅了我的档案后得出的结论,自然是准确无误,贴切可行。于是,在我的心里,就把他视作“老通宝”,当然,这也只是我一个人心中的秘密。

“老通宝”和“荷花”自然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本以为老死不相来往了,却不想在六二年夏季,竟戏剧性的又见了一面。当时我看见他正从对面走过来,正想要回避时,他却喊住了我,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的站在行人道上,不知道如何开口。后来还是他先开口,说:“我现在在学习希特勒文化”,我随口应道:“德语很难学吧。”“开头难些,现在顺多了。”接着听他读了几个德语单词就赶紧道别了。十年以后,当我再次从同学那儿得知他的信息时,被告知他在文革时自挂了。

当然,一个人有勇气选择结束,自有他充足的因由,我不想去探索这位一贯被誉为又红又专的模范人物的最后思维,我只想搞明白幸运会不会给人带来久远的幸福。

在六零年即将离开校园的那一刻,他肯定是一位幸运儿,而我也肯定是被幸运抛弃的不幸者,只有短短的几年,他选择了结束,而被幸运抛弃的我,却活了下来,能够在这静谧的春夜,回忆起他那被定格的年轻音容。我虽然一直无奈着,被生活的各种磨难捶打着,但也一直努力着,养育了自己的子女,把自己的基因传承下去,并且用自己微弱的身躯,为孩子营造了一个微细的空间,让他们得以快乐,健康的成长。与“老通宝”相比,我何尝不是个幸运儿。在这个春日的夜晚,已经古稀的我,终于想明白了:幸运和不幸只是人生历程中的瞬间感受,幸运者和不幸者前面的道路都是个未知数,都需要去努力,去面对,去解决人生道路上可能遇到的各种各样的现实问题。看来,幸运似乎是有时间的局限的,并且和幸福指数也没有必然的关联。

的确,当一个人遇到难以逾越的困境时,总会想到命运。在劫者难逃或命该如此是最好的解释和自我安慰。那么一个人的命运是由谁来创造的?上帝?伟人?时势?

在学校里经常会讨论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的问题,经过几十年的磨练,这一问题已经被现实诠释的很清楚了:有权势者才有资格造时势,小百姓有可能在一定的时势下,去谋求英雄之道,通常情况下是没有创造时势的能力的。

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发动了文化大革命,是英雄造时势,在这一时势下,一些人响应号召,起来革命,成为风云人物,这是时势造英雄,造反派和保守派都高举毛主席语录,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很快的从唇枪舌战的文斗转向了真枪实弹的武斗,我的小姨夫就是不知道被哪派的流弹击中,早早的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小姨夫是在劫者难逃。

要革命就会有牺牲,这不奇怪,而令我十分迷惑,甚至至今还解不开的谜团的是,当两派还在文斗时,毛主席为什么不出来解释语录的内涵,因为造反派和保守派都是用毛主席语录来证明自己的正确性和对方的反动性,作为一国之君,作为语录的作者,毛主席是唯一的能够说得明白的人。

“老通宝”和“荷花”都曾经生活在毛主席所造的时势里,也许,就是这一时势创造了他们各自不相同的命运。

 

 

                             

 

 

为了抗衡疼痛的思维总是混乱的,没有条理,不过,杂乱无章的思绪,可以自由穿越,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学生时代喜欢物理,喜欢探索物理变化的规律,还天方夜谭地认为,磁场的两极是由一个中性物质,在一定的条件下分裂而成的,就好像数学中的正一加负一归零一样。当然,要想证明其正确性是需要在高等学府深造,有名师的指导,孜孜不倦的求索,所以,六零年的夏季,梦醒了,一切也跟着结束了。

温州是个典型的海洋性气候,多雨,每年会有台风来临,还会不时地传来龙卷风的信息,此时我就会想,地球在大气层的包围下,应该是一个密封的空间,这些极端的气候现象应该和各处的大气压的差异有关,只要分析全球的气压指数,让其参照极端气候的发生地,也许是可以找出它们的规律,可以早期预报,甚至是控制并加以利用。当然,这需要站在高端,要拥有各种完整的数据链供人分析综合,求证推论,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家庭妇女,去思考这些显得非常的荒诞,可笑,十分的不现实,也就一个人在心中暗暗的想想罢了。

自从拥有电视后,生活又为我打开了一扇知识之窗,当我看到马达加斯加的东南沿海因处于东南信风的范围,雨量充沛,终年湿热,属热带高原气候,而西部处于背风区,水汽难以到达,成为地球上生命最难以生存的恶劣地区之一,于是我又开始想入非非了。

假如我是一个大富翁,一定会到马达加斯加的西部投资建造一个大盐场,那儿阳光充足,离海洋的直线距离又近,盐是地球动物们不可缺少的矿物质之一,如果去建造盐场一定会得到丰厚的利润,而晒盐的副产品是水蒸气,珍贵的水蒸气必定能够惠泽那儿的所有动植物们。嗨!想象的还真是不错,但资金呢?有钱一日干千事,无钱一辈子也难成一件事啊,不过想想这些也挺有意思,是挺解馋的事。

童年时代的夏夜,在乘凉场上,经常听大人们议论世上什么最公平,那时人们公认只有太阳,风,雨最公平,不会欺贫爱富,不管高官贱民,统统一视同仁。可现在呢,人类有了高科技,有了电脑,空调,电视机,有了摩天大楼,有了自来水,风雨太阳们还能够如此公平吗。特别到了夏日,当人们在空调的服侍下,看着电视,玩着电脑,却把本属于自己的热量送至门外,这对那些买不起空调的人公平吗,想到这儿,我不禁自己暗自失笑,因为我也做不到大热天不开空调。

现在世界上应该是什么最公平呢?我想应该是思维。

我不知道动物和植物有没有思维,但我知道,上帝把思维给了每一个健康的人,不管你贫贱富贵,人人都有权利在那儿静静地使用,他人绝对干涉不了。只要生命存在,思维也绝对不会离开躯体远航。生命是受到时空的限制的,人们可以在这有限的时空里,无限的使用思维,多美啊。

说到生命,我想,地球上的所有生命,是一诞生就要直面终结的,即使像鹦鹉螺,鳄鱼,大鲵等等亿万年前就已经生活在地球上的生物,现存的他们也绝不是亿万年前他们祖先的姐妹,而是他们的祖先或其祖先的姐妹们的第N代后裔。一个种群,只要有足够多的数量,只要这个种群会改变自己去适应环境,那么这一种群就会一直延续下去,而作为种群中的每一个具体的个体,其生命的维系周期又是十分短暂的。

我,作为地球上顶级生物人类中的一员,平均寿命也只有几十年,此时的我,已经超过了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我的生命自然是渐近结束,这是上帝给予所有生物的最公平的规律,谁也无法超越。

几十年,在历史的眼中只是一刹那,而几十年赋予了生命诸多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顺境逆境,五味百感。

每一个来到红尘世界的人都曾经轰轰烈烈的活过,但是,会有谁能够向后人证明我曾经来过?大多数的人就像是在空气中飘过一缕薄雾,昙花一现就消失在飘渺之中。

历史是大人物们的历史,普通的黎民百姓是没有资格进入历史的范畴,但他们却切切实实的在某一历史间段真实的生活过。于是,在这难以动弹的春夜,我向自己提了个很严肃的问题:我拿什么向后人证明我曾经来过。

 

 

                           

 

坐了半月的轮椅,整整胡思乱想了15个夜晚。当我略有好转,能够扶着凳子勉强移动时,就不愿意再挨轮椅的边了。运动量的增加,促进了睡眠的质量,疼痛的让步,减少了春夜的骚扰。多好啊!

世界上什么最宝贵?

健康!!

 

 

                        20146  写于家中


路过

雷人

握手
1

鲜花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老乐 2014-8-8 14:08
老师好文!
回复 不速客 2014-8-9 09:41
老乐: 老师好文!
欢迎光临鄙楼。谢谢您的鼓励。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备2021032776号 )

GMT+8, 2022-12-4 00:35 , Processed in 0.0312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