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唐诗宋词》 返回首页

紫柔幽梦の莲心紫韵 http://bbs.shiandci.net/?3179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我陶醉在唐诗宋词的墨卷里,点烛夜读,拈香浅笑,端坐如莲;我沉浸在平平仄仄的音符里,跳跃思绪,感悟爱恨,品味悲欢……

日志

谦谦君子 温润如玉

已有 895 次阅读2011-9-29 17:41 |个人分类:美文共品

分享到:
       以前一直以为,玉是用来形容女子的,而且是一个美丽的女子。可是有一天看金庸的传记,里面提到了某报记者第一次见到金庸时产生的第一印象,是引用了一句诗:“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似乎是《诗经》里的句子,于是忽然明白,原来最早拿玉来比拟的,不是美人而是君子。    

       或许很难把男子同美玉联想到一起,因为过于阴柔,可是仔细想来,却又绝妙不过。玉,本来只是一块顽石,散落于山野乡间而无人识荆,不经几番雕琢终不成器,可一经琢磨之后,又终会绽出让世人瞩目的光华。玉的光华,不像钻石、金银全折射于外、喧哗夺目,也不像水晶、玻璃一览无余、欠缺实质,而是内敛于自身,时日越久,越能回味无穷。这样的性格,像极了韬光养晦的君子高人,用玉来喻君子,可算贴切。   


       其实并不是十分地懂得玉的知识,可是看到“温润”这两个字,就不自禁地联想到玉,觉得这两个字用来形容玉,还真是无出其右。玉触到手中的质感,不是那么锋芒毕露,时时刻刻想要伤人似地有棱角,也不是冷冰冰地攫取人的体热,让人生出寒意。玉适合用来把玩,是爱不释手的那种,因为在手上的它温温润润的,给人以一种实在的感觉,说不上来,却很馨。
 
      心目中的君子,果然就是这样的吧?外表谦和,心则刚直,大事不让,小利不争,始终不乏善解人意的风范。这样的男子,才称得上君子,也才能配得上玉的性格。古人只寥寥的八个字,勾勒出一名君子的蓝图供人遐思。可惜不是所有的男子都称得上君子,也并不都具备玉的品格。现在想来,既有如玉一般的男子,自然也有如金、如银、如水晶、如钻石那样的形形色色。可不知为什么,却独独欣赏如玉一般温润的男子。  
 
       钻石虽然贵重,可是过于坚硬,坚硬到看不出有丝毫温柔的成分。所以钻石的戒指戴在手上,一不小心,弄伤别人的同时也会伤到自己。这样的男子,乍一看去或许光彩夺目,十二分地出色,可是只知有进、不甘退后,谈不上“谦谦”这两个字,就更与“温润”无缘。金和银都是一样,闪亮但却冰冷,给不了人温暖的感觉。也许远远近近地看上几眼会觉得美丽、还不错,可是天冷起来的时候,总是很讨厌去碰触它们,所以也只能束之高阁。一度喜欢过水晶,因为它当过几部爱情电影的主角,觉得它够透明、够纯洁。可是谁又能真正受得了一个水晶一样完全透明、单纯到不懂事的男子?除非,你是在像一个母亲似地爱着他。    

        玉一样的男子,外表也许不会是如何的出众,可是一定有内敛的光华。这种光华,他不会用夸张的言辞和举动炫耀给人知道,你却可以从空气中去丝丝缕缕地察觉出来。也许是一个温柔的眼神,也许是一个关切的表示,也许是一个你忽略过上百次的细微动作,可是当某天你终于回想起来时,心头会暖暖的如春风化冻,你终于会领悟到“谦谦君子,温润如玉”这句话的真谛。   

       如玉的男子,也不完全等同于时下所说的“绅士”,不是开开车门、让让座位这些约定俗成的规矩全部照办之后,就成为一个真正的君子。如果只是表面文章,如果只是顾惜形象,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对身边人的体贴和关切,这样的男子,充其量只是绅士,而不是君子。
 
       温润如玉,可是玉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品格。所以如玉的男子虽然成竹在胸、谦谦度日,却也有不求瓦全的磊落。他不在乎名利、不计较得失,处处替人着想,可是不会软弱可欺。玉的光华内敛于心,君子的锋芒也不会时时显露,但毕竟还是有锋芒、有光华的,一旦有需,就会如出鞘之剑,锐不可当。也应当是这样,如果只是“谦谦”而已,却没有“温润”但坚硬的内在,那就不是玉,而只是一块顽石罢了。   

       因着欣赏如玉般温润的君子,也开始喜欢起玉器。虽然还是辨不出真假好坏,叶公好龙似地喜爱着,对它的好感却与日俱增。有朝一日,若遇着如玉的君子,当以玉相赠,只是今天的君子,是否还同古人一样,懂得花赠美人、玉赐君子的雅事呢?

      夫玉之所贵者,九德出焉。夫玉温润以泽,仁也;邻以理者,知也;坚而不蹙,义也;廉而不刿,行也;鲜而不垢,洁也;折而不挠,勇也;瑕适皆见,精也;茂华光泽,并通而不相陵,容也;叩之,其音清抟彻远,纯而不淆,辞也;是以人主贵之,藏以为宝,剖以为符瑞,九德出焉。 --《管子?水地》 也就是说玉所以贵重,是因为它表现为九种品德,温润而有光泽,是它的仁。清澈而有纹理,是它的智。坚硬而不屈缩,是它的义。清正而不伤人,是它的品节。清明而不垢污,是它的纯洁。可折而不可屈,是它的勇。优点与缺点都可以表现在外面,是它的诚实。华美与光泽相互渗透而不相互侵犯,是它的宽容。敲击起来,声音清扬远闻,纯而不乱,是它的有条理。

      君子的概念和儒的概念一样,很难以用什么语句或言辞去赋予他们的定义,正所谓“大道无形”。简单的时候,就把儒认为是仁,义,礼,智,信。而似乎君子的含义也无非如此。再读《管子?水地》,竟惊讶的发现,美玉也无非如此,岂不是惊人的巧合。难怪《诗经?国风?秦风?小戎》里有“言念君子,温其如玉”,好玉以手按之并不凉,在这里指的的丈夫性情温和。

     “ 强极则辱,情深不寿, 谦谦君子,温润如玉。” 金庸在《书剑恩仇录》中,借乾隆送陈家洛佩玉上之刻字,道出自己人生特别推崇的境界,正是这四句十六字。这段话描述的应该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或者可以说是一种生命的境界。飞扬跳脱的个性不属于谦谦君子,因为,玉的光芒是凛于内而非形于外的。雍容自若的神采,豁达潇洒的风度,不露锋芒,不事张扬,无大悲大喜,无偏执激狂,生命的状态在这里呈现出一种成熟的圆润。佛家有一个词,圆融,是跟这种成熟的圆润颇为相似的境界。是以佛家讲求戒嗔、戒痴、戒贪,无欲无求,尔后能不动声色、不滞于心。谦谦君子的圆润亦同此理。而要达到这种境界是需要修炼的。

      修炼是一个很奇妙的词语,人生在世实质上就是一个修炼的过程,只不过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成正果。君子说话诚实守信,对人不存嫉妒。秉性仁义但从不向人炫耀。通情达理,明智豁达,说话从不武断。行为一贯,守道不渝,自强不息。在别人看来,显得平平常常,坦坦然然,并无特别出众之处,然而真要赶上他,却很难做到。君子可以做到被人尊重,但未必一定要让人尊重自己;可以做到被人相信,但不一定要让人信任自己;可以做到被人重用,但不一定要让人重用自己。所以君子以不修身为耻辱,不以被诬陷为耻辱;以不讲信义为耻辱,不以不被人信任为耻辱;以无能为耻辱,不以不被任用为耻辱。不被荣誉所引诱,不因诽谤而怨恨,自然而率性地做自己的事,端方正直地约束自己。 

      范仲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正是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的偏偏风度吗?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QQ|小黑屋|《唐诗宋词》网站 ( 苏-ICP-05018060   繁體中文 |

GMT+8, 2020-10-28 13:54 , Processed in 0.06693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